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演出通告 >

西河大鼓《太公卖面》(文本)

时间:2018-07-03 09:45来源: 作者: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石崇豪富范丹穷,甘罗运早晚太公。姜太公当啊年不得济,宰卖牛羊做着经营。太公卖牛羊把价涨啊,太公卖羊牛把价升。姜太公牛啊羊一起来卖,殷纣王传旨意他断了杀生。这位姜太公,处在了万般,无计可奈,卖白面肩呐担八股绳。挑圆笼走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石崇豪富范丹穷,甘罗运早晚太公。姜太公当啊年不得济,宰卖牛羊做着经营。太公卖牛羊把价涨啊,太公卖羊牛把价升。姜太公牛啊羊一起来卖,殷纣王传旨意他断了杀生。这位姜太公,处在了万般,无计可奈,卖白面肩呐担八股绳。挑圆笼走至在这长街上,吆吆喝喝地不住声。喊了声卖白面,卖白呃面,十六钱约一斤那高高的用称平。从早晨喊到了天过午啊,并没有一个人来把我的面称。扭向回身回家里走,忽听得身背后面有个人声,口尊声掌柜的慢着点儿的走,我来把你的白面称。太公扭向回头来看,原来是贫妇人来把面称。妈妈说:“我家的孙儿特意的淘气,淘气他刮坏那张纸窗棂,掌柜的卖给我这一个钱的面,打一点儿糨子我要糊窗棂。”太公闻听,呆呆地发愣,一个钱怎么能够啊用称给她平?想罢多时我是抬头看呐,细看这位贫妇人比我还穷,头上梳着一个蚂蚁纂那,身穿着破褂子净是补丁。左手拿着那钱一个,右手她端着半拉破茶盅。想罢多时这有有有,开上个张儿到是真情。一文钱约得白面一两五,不睁眼的贫妇人还把称争。正然是两个人这来争称,耳边厢又听得那马跑鸾铃啊。大队的人马,朝前呢走,黄飞虎校军场前去点兵。大队的人马,尘土翻滚,马蹄子绊倒我这圆笼绳。圆笼翻了个儿是不大要紧呐,白面都洒至在这地溜平。我有心上前让他赔白面,他本是武成王我惹他不轻。万般处在无计可奈,蹲地下搓白面苦苦的用功。正然是姜太公这搓着白面,西北前天就刮了大风。不紧不慢是刮了三阵,白面它刮至在这半悬空。仰面朝天一声高骂,正赶上乌鸦是在这儿出恭。落了太公这一嘴的屎,招惹的太公这不范了硌硬。拿起了砖头儿要把乌鸦砍,砖头儿底下有个青虫。蝎子螫了太公的手啊,螫得太公是直嚷疼。疼不疼的我是砍上了去,没砍着乌鸦砍着了马蜂。小马蜂一呀见就红了眼那,对准了太公这不下了绝情。螫得太公是往前跑,前边倒有那一个屎坑。弄了这姜太公啊一身的屎啊,招惹了一群这绿豆蝇。迈开大步是往前走,用手拍门门没动这个门上钉着枣核钉,耳听得这咔嚓嚓这鲜血流红啊。这位姜太公,处在了万般无计可奈,朝歌城里,摆开了卦棚。姜太公算卦是不大要紧呐,惊动了朝歌的众百姓。这个说太公的八卦怎么那么准那,那个说太公的八卦果然灵。大家夸赞可不大要紧那,不时辰惊动了妖女琵琶精。这妖女心中暗把算盘打,朝歌城里边儿搅闹卦棚。掀起了黑风我是来的多么快,眼前到在了朝歌城。无人之处忙引变,变了个小寡妇儿正字年轻啊。头戴白,身穿孝,那个三寸金莲白布蒙啊,紧翻金莲卦棚进,我戴孝开言尊先呢生呃。别人儿算我是娘娘的命啊,你算我该与何人就把亲成?太公这里仔细的算,才知道来人是个妖精。你的八字儿我查不准那,伸出手来便知情。妖精上了太公当,描花儿腕递给了姜太公。姜太公,左手攥住了描花儿腕,右手把砚台举在空。耳听得这啪嚓嚓一声呃响,砸死了琵琶女火光四下迸啊。这位姜太公,处在了万般无计可奈,一到八十运才通,渭水河边把鱼钓,遇见那文王访太公。太公说,要得我把你的江山保,除非是我坐车辇君呐拉绳。文王一听好好好,你坐车辇朕用功。太公上了龙车辇这文王拉起黄绒绳,拉了八百单八步,周文王带笑开言尊先生:拉你八百单八步,你保我江山多少冬?太公说你拉了八百单八步啊,我保你江山八百单八冬啊。文呐王说,拉一步,保一载,我把你拉到西岐城!太公本想说不用这话要出口卦甭行!太公卖面一个小段,到下回,登台拜帅,斩将把神封啊。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