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演出场地 >

“一个人的千军万马” 与吉林评书有关的故事

时间:2018-07-03 09:29来源: 作者:
书曲同源,万物皆要溯源,评书“起自春秋,兴于唐宋”、“可溯之源长,可证之史短”。现代意义的“评书”是在明末清初时期形成,明清以前可称之为“古代说书”或“说话”。真正的评书是明末清初柳敬亭传下来的。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书曲同源,万物皆要溯源,评书“起自春秋,兴于唐宋”、“可溯之源长,可证之史短”。现代意义的“评书”是在明末清初时期形成,明清以前可称之为“古代说书”或“说话”。真正的评书是明末清初柳敬亭传下来的。据《评书发展史》记载,柳敬亭在清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收了王鸿兴为徒,因此在京师播下了种,后形成了三个流派传下来。从清末起,北京的评书艺人开始流向天津、唐山、哈尔滨、长春、吉林市以及鞍山等地,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渐成气候。

  所谓“说新书”、“新评书”,就是现代评书——以现代故事为蓝本而创作的评书。在新评书发展史中,曾出现“一荣”独秀、“三芳”争春的局面,“三芳”指的是单田芳、刘兰芳、张贺芳。但因为种种历史原因,“一荣”独秀却鲜为人知,这“一荣”就是指陈光的师傅杨田荣先生,他对全国的评书艺术贡献巨大,1982年,年仅62岁病逝于家中,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床头还放着为录制长篇评书《李自成》而准备的资料。

  杨田荣开创说新书后,他将熟知的传统评书艺术技巧,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其他演员。单田芳在他的回忆里说道,国家禁止说旧书目的那一年,“这可把当时的说书人愁坏了。因为说书人说的大多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很少有人说新书。所幸,当时鞍山曲艺团有个杨田荣师兄,他曾经说过《铁道游击队》和《新儿女英雄传》,有过说新书的经验,因此他成了大家的师傅,不管男女演员都跟着他学习。”从此,以杨田荣先生为代表创立新书,一些脍炙人口的长篇如《烈火金刚》《红岩》《青春之歌》《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将新派评书推向全国。之后,曲艺界出现单田芳、刘兰芳、张贺芳“三芳”争艳,将新评书推向巅峰,誉满全国。

  发展

  吉林评书可追溯上百年

  随着评书发展,新书在与广播电台无数次碰触、磨出火花之际,“广播评书”随之诞生,没有观众、没有掌声,只有一支孤独的话筒,那是一人的千军万马,一个人的刀光剑影,如何在没有观众的前提下,将一段段历史故事演绎得如亲临现场、身临其境之感,对听众瞬间能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则需要更加深厚的演绎功底和扎实的艺术功力。

  根据评书历史发展脉络来讲,吉林评书历史并不久远,按照“书曲同源”法则来讲,与评书历史渊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吉林评书历史也可追溯到百年以上。说到吉林评书,不得不说到广播评书,谈到广播评书,陈光这位垂暮之年的传承艺人则一定占有一席之地。

  1972年,杨田荣收陈光为关门弟子,至此,杨派评书“撂地”江城,吉林也成为杨派评书发源地外延伸的唯一传承地,陈光在吉林文化长卷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使吉林“广播评书”叫响全国,让这项古老珍贵的曲艺形式,能够在吉林市继续发展传承下去。

  从“撂地”那天起,杨派新评书艺术在吉林这片肥沃的土壤中茁壮成长,并且不断结出新的丰硕果实。据不完全统计,三十年来,陈光改编、播讲了《保卫延安》《大刀记》《随周副主席长征》《改革者》《马贼的妻子》《武松》《大唐游侠传》《双堆集战斗》等40多部现代和传统评书。先后在黑龙江电台、吉林电台、海南电台、鞍山电台等全国二百多家省、市电台播出,扩大了吉林“广播评书”的知名度。

  1994年他被中国广播电视学会《小说连播》研委会命名为“全国电台《小说连播》节目受听众喜爱的优秀演播艺术家(终身荣誉)”称号,受到吉林市人民政府特别嘉奖。同时,他又被收入《中国曲艺界人名大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世界艺术家名人录》。

  寻踏

  繁华落尽再见“泛雪堂”

  走进吉林市北山公园,在东山腰上有一处青砖建筑,叫“泛雪堂”。它是清末和民国时期,吉林文化骚客吟诗作赋、畅饮集会的场所。到了民国和伪满洲国时期,“泛雪堂”在一个时期还改为“北山书场”,当时全国的许多评书、曲艺名家都在“北山书场”登台献艺。

  现在前来观光的多数人都对建在半山腰的泛雪堂不了解。泛雪堂,红色的柱子上龙的图案栩栩如生。南居峭壁,北临山道,由青砖砌筑,系卷棚、飞檐、堂外庑廊并配有明柱。据介绍,泛雪堂匾额原为清末大书法家翁同和书写,今为著名书法家那致中先生补书。

  如今的泛雪堂四周被铁护栏围住,护栏处一把铁锁将泛雪堂与世人隔开,堂前放有一个功德箱,还有一尊佛像。很多人虽不知道泛雪堂曾经的样子,更不知道它曾经是什么用途,但很多人来到这还是会细心地观察泛雪堂上的雕刻和上面文字的简介,甚至会合影留念。

  可能是长时间没有清理,泛雪堂的屋顶已经长出一些青草。在泛雪堂前,记者多次徘徊,想要进入堂内被看屋的僧人阻止,他告诉记者,对于泛雪堂的历史他也知道的不多,只是之前的僧人说过,昔日这里曾是文人墨客吟诗讲评书的地方,很多有名气的诗人、评书大家来过这。“现在这里只是北山公园的一个办公室,有时僧人会在此开会,现在里面只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只是简单的几张桌子,可那桌子也不是当年的桌子,而且屋内几乎没有当时文人留下的任何痕迹。”一位僧人介绍说。

  试着从窗户向泛雪堂内看去,只能依稀看到空空的房间。虽没办法恢复当年的盛况,但看泛雪堂的位置,堂中居高而视,山下古城到处是琼楼玉宇,依旧可以想象文人墨客在此探讨,评书大家讲述在此讲书,台下坐着众人闭上眼睛,仿佛置身在千军万马中。

  冬季,堂前瑞雪纷飞,漫天皆白,泛雪堂银装素裹,“堂前泛雪”也就成为北山冬季的著名景观。
原标题:“一个人的千军万马” 记与吉林评书有关的故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