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演出场地 >

遂宁评书文化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8-07-03 09:29来源: 作者:
据《成都通鉴》记载:最早的四川评书,是在市井搭棚设台,台上置一上书“评书”的方形灯笼。说书人一桌一折扇一醒木。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评书对于你,是什么?是陌生,是儿时的快乐,还是那一缕乡愁?
 

  据说,天上宫附近目前正准备搭建一个评书舞台,为市民休闲文化提供一个新去处。闻此消息,不少喜爱评书的遂宁人心中又泛起了涟漪,那些凋零在深处的评书记忆,忽如一夜春风,纷纷悄然绽放……

  对遂宁人而言,评书是几代人的情结,彼时,万人空巷听评书,给多少人带来了欢快的记忆。时过境迁,遂宁人依然难以割舍那抑扬顿挫的声调……

  遂宁人的评书情结

  60后,评书是半世的乡愁,丝丝缕缕剪不清理还乱

  今年61岁的谭大爷,走出老年川剧台的那一刻,心中岁月沉浮飘扬。“年轻时,就喜欢往茶馆跑,听评书。”回忆旧景,刘大爷满脸沟壑却藏不住笑脸。一杯5分钱的浓茶,散坐在板凳上,听台上先生说着:“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高潮处,随人群开怀大笑,再猛饮一口浓茶。生活的粗糙艰辛,就在这样的酣畅淋漓中,烟消云散。

  后来,为生存,外出漂泊数十载,再次回遂,胡鬓苍白,故乡已经不是旧时貌。那一声让他魂牵梦绕的评书声,是他对故乡的甜美印象。

  而今,在老年川剧台,听到翟先生说评书,那一句“相公哪里来?”那一声年轻时熟悉的遂宁语调,让归家的他突然有了熟悉感,有了落叶归根的安稳感。伴着声声语调,老泪沉默纵横,原来,半世的乡愁,就等着这一句评书的语调化解……

  80后,评书是儿时的欢乐,是成长后的文化传承

  已过而立之年的周先生,最近忽然有了些许感触,耳边那些沉静了近30年抑扬顿挫的声调又再一次回响。

  “小时候经常被伯伯带着去茶馆听评书。”回忆旧事,周先生嘴边一缕浅笑。那时的周先生只有六七岁,每周都会有一两次,被伯伯带到位于今天顺南街小学附近的茶馆,听当时的名家说评书。评书先生字正腔圆的语调,诙谐幽默的动作,都让他觉得新奇有趣。“那时候,其实并不能听懂评书先生讲的什么,只是其中的片段让我觉得妙趣横生。”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听评书的兴趣。人头簇动的茶馆,高潮处观众的喝彩声,这样的氛围让他感到热闹。而今回忆过往,他才有所悟,评书于他,不仅是一段童年的欢乐时光,更是一种潜意识的文化传承。

  忆评书文化的往昔

  万人空巷听评书 繁华转头空,醒木徒回荡

  上世纪八十年代,遂宁评书艺术达到繁荣顶点。当时遂宁是重要的水陆码头,上至绵阳,下通重庆。江上船只过往,带来大批长途奔走的旅客和纤夫。一到码头,他们就喜欢通过吃茶、看戏、听评书的方式来寻找欢乐。这为评书在遂宁的孕育,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再加之那时传播手段落后,娱乐方式单一,评书的受众人群文化程度较低,这些都为通俗有趣的评书的流行奠定了根基。

  当时享誉盛名的顺南街民政福利茶社、清平街搬运茶社、凯旋路群力茶社、裕丰街煤砖茶社四大茶社和桂香街文工团书场囊括着赵北川、许清廉、但霖、翟兴元等遂宁本土评书名角。一大批外地评书先生如罗国安、林善麒、杨云尧、陶明成、袁绍成等也坐镇遂宁,或是清说善讲,坐地传情;或是声情并茂,神色逼真。

  大家云集,让不少评书师傅的技艺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靠着嘴上功夫,以假乱真。传说当时的许清廉就因为评书讲得好,还被来他茶馆听书的地痞邀架。这些地痞听许清廉神色逼真地讲演着腾空飞腿、劈空掌等天花乱坠的武林招数,认定他是武林高手,因此,便邀其一战。后来才得知许清廉并不会半点功夫,只不过评书技法高深,以假乱了真。

  也正是得益于这批评书名角,那时,白日傍晚,茶社前车水马龙;浩淼涪江,千里河岸,隔不远就搭着一个评书棚,前来听书的观众座无虚席,喝彩声阵阵,响彻涪江。茶余饭后,哪家茶馆,哪位评书先生的段子最好,特色足,都成为遂宁人乐此不彼的谈论话题。

  如今,时光荏苒,时过境迁,徒留那一声声震耳的醒木声空空回荡在茶馆,没有了喝彩声,评书也就这样不着痕迹地消散……

  谈评书文化的今朝

  任凭网络再畅达 也难以割舍抑扬顿挫的声调

  家住街市花园的陈昌,每天中午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电视上看李伯清的散打评书;嘉禾大厦的谭大爷,则喜欢每天带着一个收音机,边走边听广播评书;作为教师的黄霞则更为悠闲,将评书下载到自己的手机,每个夜晚,躺坐摇椅,一杯清茶,听着那些抑扬顿挫的声调,仿佛时间倒转到儿时……

  今天,信息、网络快速发展,人们听评书的方式也与以往有所不同,评书这一传统艺术也正借助广播、手机APP等新媒体渠道和热爱它的听众继续保持着联系。据了解,一个APP上,仅袁阔成先生的经典评书作品《三国演义》的下载量就接近2000万。评书艺术,仍然有着大批的忠实粉丝。评书大师袁阔成的那句“且听下回分解”,遂宁名角一句句抑扬顿挫的声调,即使在网络畅达的今天,也是不能轻易割舍的。

  据了解,如今,虽然难觅专门的评书茶馆,但是老一批的评书艺术家,仍在为评书的传承努力着。作为川北雷棚评书第四代传承人,遂宁的翟兴元近几年一直坚持在老年川剧团每场演出前,给观众讲演一段雷棚评书《火烧白雀寺》。而遂宁电视台的易亨良老师的《遂宁龙门阵》也能让你在每周都能感受到新式评书的畅快。

  话评书文化的未来

  只要有人还喜欢 评书就不会消亡

  作为遂宁为数不多还活跃在舞台上的评书先生,翟兴元也已年近古稀。大半辈子青春献给了评书,评书对于他而言,早已不是求生存的工具。反之,已经随着岁月,深入脊髓,成为他信仰的一部分。对于评书艺术的落寞,他惋惜,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我以为没人会再爱评书,结果,后来在学校做演讲活动时,发现不少学生对其有着深厚的兴趣,只是缺少欣赏的机会!”翟兴元坦言,只要有人喜欢,评书的魂就在,就不会消亡。只要年轻人认可,评书就会有新的希望。这些年来,即使身体有恙,他也坚持着,前前后后在多个学校竟做了近1800场评书活动。“希望文化主管部门尽量为雷棚评书的讲演活动营造机会搭建平台,我愿意不图名利地把雷棚评书的讲演广泛开展下去,让更多的人了解它喜欢它,把雷棚评书这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传承和发展下去!”

  我们发现老一辈曲艺家们年事虽高,仍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不少像翟兴元一样的艺术家正在把创作的评书、故事写成作品,希望出刊、出书,让读者从作品欣赏中领略评书的艺术精华。而在传承方面,如今,以这门艺术为生的民间艺人虽很难物色,但仍有人在间断学习。

  同时,散打评书、脱口秀等一批新的评书方式,正在以新的内容、新的形势博得更多年轻一代的喜爱。在新媒体的带动下,凋零的评书艺术正在重获新生,我们相信,那些对评书难以割舍的情思,就如星星之火,终将燎原……

  (遂宁日报记者 边钰)

  相关链接

  四川评书:

  据《成都通鉴》记载:最早的四川评书,是在市井搭棚设台,台上置一上书“评书”的方形灯笼。说书人一桌一折扇一醒木。
原标题:遂宁评书文化的前世今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