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纪念馆 >

曲艺常识(5)相声

时间:2018-07-03 09:41来源: 作者: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五、相声 1、相声的由来 相声早在宋代就有,原来的名字叫象生或像声,是仿学口技滑稽表演的意思。《红楼梦》第三十五回里曾提到,薛宝钗见她哥哥薛蟠给她作揖赔情,就笑着说:你不用做这些象生了!说明这种民间曲艺是源远流长的。但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五、相声
  1、相声的由来
  相声早在宋代就有,原来的名字叫“象生”或“像声”,是仿学口技滑稽表演的意思。《红楼梦》第三十五回里曾提到,薛宝钗见她哥哥薛蟠给她作揖赔情,就笑着说:“你不用做这些象生了!”说明这种民间曲艺是源远流长的。但是,从帷幕里表演的“暗象生”发展成面对观众表演的“明相声”,却是近一百二十多年的事。见于记载,首先在北京地场上说单口相声的是清代咸丰年间(1851-1861)的张三禄,接着是京剧丑角演员朱绍文(1829-1904),为生活所迫,改行说了相声。朱为了肚子不顾面子,整日在露天地演出。他在手里敲打的两块竹板上刻着两句诗“满腹文章穷不怕,五车书史落地贫”,发泄他的满腔愤怒。观众们随之都亲呢地管他叫穷不怕先生。就这样,“穷不怕”成了他的艺名。他演出前,先用右手攥着一把白沙子往地上撒字,边撒边唱自编的“太平歌词”,等观众聚拢来围成一圈后,才正式表演。他有时学唱京剧,有时讲解字义,有时说笑话和单口相声。后来感到一个人说太单调,就和学生们互相问答,一捧一逗,逐渐演变成对口相声。传统相声中的《改行》、《大保镖》、《黄鹤楼》等,都是他的创作。他成了当时开始形成的相声三大流派中“朱派”的创始人。(另外两派是以阿彦涛为代表的“阿派”和以沈长福为代表的“沈派”。)当前北京的相声演员大部分是宗朱派的。
  相声的发展从张三禄算起,共经历了七代。如果每一代找出一位演员做代表,七代人是这样师承下来的:张三禄(第一代)——朱绍文(第二代)——徐有禄(第三代)——焦德海(第四代)——朱阔泉(第五代)——侯宝林(第六代)——马季(第七代)。
  2、相声的特色
  相声在发展过程中曾经把口技中的“杂学”、全堂八角鼓中的“逗哏”、评书中的“贯口”、莲花落中的“太平歌词”和滑稽二黄中的诙谐表演等等,加以吸收融化,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色。这种特色按照相声演员们习惯的说法,就是讲究“说”、“学”、“逗”、“唱”。
  (1)说。说灯谜、对联、酒令、字意、绕口令、俏皮话、反正话、笑话等。
  (2)学。学人言、鸟语、市声、各种人物的音容笑貌、各种表情姿态。
  (3)逗。甲、乙二人装成一客一主、一智一愚或一正一反,插科打诨,抓哏逗趣。
  (4)唱。演唱无伴奏的弦子书、民间小调、太平歌词;学唱京剧、地方戏并作滑稽表演。
  表演对口相声时,甲是逗哏的,乙是捧哏的。逗哏的主要叙述故事的发生发展,摹拟各种人物,发表褒贬评论;捧哏的对逗哏的叙述,不断提出疑问,展开辩论,或加以发挥补充,以增加喜剧气氛,使听众发出笑声。
  相声的结构是三段体。一般分为“垫话”(即开场白)、“正话”(主要正题)、“攒底”(结尾)。“攒底”应该在酣畅的笑声中嘎然而止。“编筐织篓,全在收口”,相声中“攒底”是很重要的。
  3、相声的“包袱”
  相声里引人发笑的艺术语言叫“包袱”。它是相声演员沿用的术语,实际上它和笑料、噱头的意思完全一样。运用中有“系包袱”和“抖包袱”的过程。
  一般说一段笑话,有一两个“包袱”就可以了。一段相声则至少得有四五个“包袱”,否则容易一温到底,影响演出效果。从笑话发展成相声的过程,是不断丰富内容、增加“包袱”的过程。如侯宝林整理、表演的《关公战秦琼》,有将近三千字,而原来的笑话仅有三百多字。传统相声中有不少曲目都是由小“垫话”铺衍成的。
  相声的主要艺术手段就是逗笑。因此没有“包袱”就不成其为相声。笑,应该是有褒贬的笑,有爱憎的笑。要使笑者有所感奋,有所启发,有所醒悟,有所警惕。不能只是哈哈一笑,开开心而已。
  说笑话贵在自然。应该做到“我本无心说笑话,谁知笑话逼人来”。写相声、说相声也是这样。除了要端正创作态度外,还需要掌握一些最基本的知识,不断探索“包袱”产生的规律,用自然、健康的笑声,去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
  “包袱”应从相声中一些引人发笑的喜剧因素中产生。它必须真实地反映生活,运用精练、概括的语言,巧妙安排的结构和前后呼应的情节等各种手段,产生艺术上的效果。
  “包袱”必须风趣而不粗俗,幽默而不油滑,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脱颖而出,给人以美的享受。同时,演员也要善于标新立异,不拘泥于老一套。
  4 、组成“包袱”的十种手法
  在相声中安排“包袱”,要善于借鉴传统技巧,不断推陈出新,适应时代的需要。组成“包袱”的手法很多,最主要的有重复、否定、反常、错觉、双关、夸张、打岔、曲解、谐音、争辩等十种。
  (1)重复法
  把矛盾的假象重复三遍,第四遍时巧妙地加以突变,揭示事物的真象。例如《友谊颂》:
  甲:外国能听懂相声吗?
  乙:听不懂没关系,有翻译呀!(为制造假象铺垫)
  甲:噢!一个演员旁边站一个翻译,说一句,翻一句?
  乙:那多好哇! (继续铺垫)
  甲:现在我们开始说段相声。
  乙:威诺比根,柯劳斯套克。(第一遍)
  甲:相声是中国的民间艺术。
  乙:柯劳斯套克,耶包克阿特齐洽纳。(第二遍)
  甲:相声这形式,形式活泼,战斗性强。
  乙:伊太斯来夫,力安密勒腾特。(第三遍)
  甲:这个形式是绱鞋不使锥子——真(针)好!狗撵鸭子——呱呱叫。
  乙:这……
  甲:翻哪!
  乙:我翻不过来了,俏皮话怎么翻哪?!(第四遍抖“包袱”)
  这种手法演员称它“三番四抖”。
  (2)否定法
  表里不一的人,说一套,做一套,经常自我否定,不能自圆其说。例如《买佛龛》:
  乙:年轻人说什么?
  甲:“大娘,上街了,买佛龛了啊!”这不是句好话吗?
  乙:啊!
  甲:老太太不愿意听啦!“年轻人说话没规矩。这是佛龛,能说买吗?得说请!”
  乙:请。
  甲:“大娘,我不懂,您那个多少钱请的?”嗐,就他妈这么个玩艺儿,四块!”
  乙:怎么……
  甲:一心疼钱骂上啦!
  (3)反常法
  把违反常规的事物,按照符合常规来讲。例如《爱优点》:
  甲:两个人谈恋爱都是爱对方的优点。
  乙:那是啊!
  甲:男方向女方征求意见都这么说:“小张,我们俩接触这么长时间了,你谈谈还有什么意见吗?”
  乙:征求意见。女方怎么说?
  甲:“我没什么意见了,我很喜欢你,我感觉你有很多优点值得我学习,你品行端正,办事认真,尤其喜欢你的是你肯帮助人,能做到舍己救人,大公无私。”
  乙:这多好哇!
  甲:有专爱对方缺点的吗?
  乙:没听说过。
  甲:男方征求意见:“小张,你究竟爱我哪点呢?”
  乙:小张说什么?
  甲:“爱你那点儿?第一,我爱你会说谎话,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你一句真的没有!”
  乙:嚯!
  甲:“第二,我爱你胆子大,谁的钱你都敢偷。”
  乙:瞎!
  甲:“尤其最爱你的是你不讲卫生,三个月不洗一回脚。”
  乙:没听说过。
  (4)错觉法
  由于错觉而造成误认为正确的假象。例如《女队长》:
  甲:我领着记者出了村,老远就看见戴红边草帽的了。
  乙:那就是你爱人。
  甲:我赶紧跑过去:“桂英!记者找你说说,桂……大
  爷!”
  乙:为什么叫大爷?
  甲:留着两撇胡子哪!
  (5)双关法
  一语双关,产生误解。例如《老站长》:
  乙:你家住哪?
  甲:河北上海。
  乙:河北上海?
  甲:啊!河北省上游公社海子大队。河北上海。
  乙:这谁听得懂啊!
  (6)夸张法
  按事物发展的规律,予以夸张分析。例如《哭笑论》:
  甲:常言说笑一笑少一少。
  乙:不,应该是笑一笑十年少。
  甲:一笑就年轻十岁,那谁还敢听相声。
  乙:怎么不敢听啊?
  甲:你今年多大岁数?
  乙:四十。
  甲:笑一回剩三十,笑两回剩二十,笑三回剩十岁,说什么也不敢再笑了。
  乙:怎么?
  甲:再一笑没啦!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走时候抱走啦!剧场改托儿所啦!(“包袱”)
  (7)打岔法
  用打岔的手法,故意岔说,使人发笑。例如《赛足球》:
  乙:这场我来表演。
  甲:表演赛,那可精采呀!是单打还是双打?
  乙:谁打呀?
  甲:我跟你对付一盘儿,让你先开球。
  乙:开球?!我会弹球儿。
  甲:弹,你弹过来我给你挡回去。
  乙:我得接的着啊!
  甲:接不着,那算出界,你先输一分。(“包袱”)
  乙:这就一分呀?你先等等吧!
  甲:等等,出去了,又输一分。(“包袱”)
  乙:嘿!怎么叫我碰上啦!
  甲:碰上啦?!那叫不过网,又输一分。(“包袱”)
  (8)曲解法
  把人们熟悉的一些普通知识,故意加以曲解歪讲。例如《诗歌与爱情》:
  乙:诗经上“君子好逑”这句还真听懂了。
  甲:怎么讲?
  乙:凡是君子人都好踢足球。(“包袱”)
  甲:那……“窈窕淑女”呢?
  乙:那时候他们踢的不好,净输(淑)给女的。(“包袱”)
  甲:你这都什么呀?
  (9)谐音法
  对同音词巧妙运用,可以妙趣横生。例如《棒打与溺爱》:
  乙:小孩儿们住哪儿啦?
  甲:都在河边“公馆”里住着呢。
  乙:公馆?
  甲:……嚯,还真不错,一排四间,上下两层。
  乙:简易楼房?
  甲:洋灰管子。
  乙;那叫公馆哪?
  甲:管子是谁的?
  乙:公家的。
  甲:公管(馆)嘛!(“包袱”)
  乙:嘿!
  (10)争辩法
  固执己见,强词夺理,穷追猛问,振振有词。例如《小抬杠》:
  乙:听相声好处大啦!
  甲:噢!能免三灾去八难,虱子不叮,虼蚤不咬,耗子不来,没钱来钱,没面来面,不渴不饿,不病不愁。(“包袱”)
  乙:没有那么大好处,有点小好处。
  甲:给我买双鞋?
  乙;不管买东西。
  甲:那还有什么好处啊?
  乙:比如您,心里有点不痛快。
  甲:我干嘛不痛快呀!
  乙:比方说您心里有点烦。
  甲:我不烦哪!
  乙:您有点儿别扭。
  甲:我跟谁别扭哇?
  乙:我哪儿知道哇!(“包袱”)您来到这儿进了门一听相声,把这碴儿可就忘了。
  甲:噢!是这么回事,那我听完了一出门儿,又想起别扭事儿来了怎么办?!
  乙:那……你就别走啦!
  以上十种手法,只是初步的概括。人们在创作实践过程中,将会根据内容的需要,不断丰富组成“包袱”的手法。学相声者如做个有心人,研究每个“包袱”是怎样组成的,效果如何,趣味、格调怎样,不断多听、多想、多探讨,写作时就会逐渐掌握组织“包袱"的规律。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笑是一把火,它可以把一切肮脏污秽的东西烧掉。”相声“包袱”的作用正是这样。
  (选自《文化生活手册》北京出版社1987年11月第1版,文字扫描校对:相声仓库管理员)  
原标题:曲艺常识(5)相声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