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报道 >

杨振华评春晚相声:就冯巩是好样的

时间:2018-07-03 09:29来源: 作者:
普通的住宅小区,简单的室内装潢,杨振华先生的家和普通沈阳居民家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只是一走进去,墙上挂的一副大照片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12月26日晚7点,辽宁大剧院的小剧场里座无虚席,大家翘首向着舞台中心,期盼着……

  这一晚,田连元和杨振华将在这场名为《鼎泰乐和说说笑笑》的曲艺专场晚会上联袂演出。这是两位宗师,自1979年为建国三十周年献礼演出后,第一次同台献演。也是田先生在经历了车祸事故后的首次复出。

  晚8点半,田连元先生登台,先是感谢观众们的厚爱,然后坦诚自己身体还在恢复中,但实难拒绝杨振华先生的盛情邀请,所以才会前来。而作为沈阳本地相声团体——鼎泰乐和相声团队的艺术指导,平日里也难得现身的杨振华此番叫上老朋友跟自己组成“豪华阵容”一起登台,想的却是要为这些说相声的后辈们助助阵。这场演出正是他的亲身示范,更是他的以身作则。怎样帮助沈阳相声再振兴?特别是在获得了牡丹奖终身成就奖之后,那种迫切感在杨先生的心中更加的紧迫起来。

  近日,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在沈阳著名相声演员穆凯的引荐下拜访了这位相声大师。在谈及沈阳相声的发展时,杨振华说:“现在这群孩子很好,他们很努力,也很有勇气。但是说相声光有勇气不行,它还得有智慧。 ”然而智慧从何而来? “一半是天赋,一半是自学。想说好相声,要的根底太厚了,功夫都在相外。 ”杨振华说。而杨先生的60年相声人生,恰好就是他这句话的最好诠释。

  谈徒弟

  不能说点包袱响了,就以为自己行了

  普通的住宅小区,简单的室内装潢,杨振华先生的家和普通沈阳居民家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只是一走进去,墙上挂的一副大照片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杨老端坐在中间,徒子徒孙们环绕着他,大家乐和着,一派喜气洋洋。这一瞬间的定格,让整个小客厅里都充满了热络、祥和之感。作为一代相声大师,杨振华只收过两个徒弟。大徒弟崔福祥现在在上海打拼,并在上海创建了相声小剧场,把沈阳相声带到了上海。而二弟子纪元,则凭借主持《纪元说交通》节目早也在辽沈大地家喻户晓,他创作的相声作品也屡次获奖。他们都是杨振华的骄傲,但是对待他们的方式,用杨老自己的话说就是“一点不留情面!”我说的了,你就得马上改,当面改,你这个不行就是不行。就是现在,每晚杨老还是会守在电视机前看纪元的节目。看完了,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过去,给徒弟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说那是什么玩意?”我是真着急呀,看他在那说,就像我自己在那说似的。提起徒弟们,那种焦急和紧张,都写在了杨振华的脸上。而他最看不惯的就是现在一些新人,很多都自以为是,说点包袱响了,就以为自己行了,其实差远了,没那个水平装明白。
 

杨振华、金炳昶二位先生旧照

  然而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脾气,他收的徒弟才少。除了自己教学太过认真,很多人害怕见老爷子,因为怕被批评于是不敢去接近他。

  谈相声

  说那些浮皮潦草的,那没意思

  杨振华这种对人对事一针见血、爱憎分明的性情,自然也体现在他的相声艺术里。现在只要提到他的大名,观众们脑海中仍会浮现《假大空》、《好梦不长》、《如此大款》、《动物世界》等众多他的相声名段。而这些相声无一不充满讽刺意味,它们犀利、辛辣,只要亮出第一句便让你爆笑,与此同时它们无一不关注生活,贴近百姓,嘲讽社会弊端,几乎每一个段子都反映了那一个阶段的历史。而杨振华自己,他用作品讽刺当时的在位领导,他和曲艺团的领导打架,这些也都在外传成了“段子”。

  正是因为他敢于直面腐败现实,喜欢杨振华的观众叫他“相声大侠”、“人民的艺术家”、“中国的卓别林”。甚至在法国,巴黎第七大学的教授莱仙客把《假大空》收入到自己的书中,用于中文教学,并称赞这是中国所有文章里最犀利的“这种文章是在法国见不到,也是中国少见的。”描述起处于创作与表演高峰的杨振华时,穆凯禁不住自己的仰慕之情,“杨先生的作品和演出在当时的中国大地上刮起了一阵‘杨振华旋风’,不光在剧场演出时受到热捧,就是他上街逛逛,也会经常被游人围个水泄不通。而他的作品和表演更将整个沈阳相声引领到一个新的境界,甚至一度赶超北京和天津的相声。更把相声首次带到了了大型体育场演出。”因为作品太过犀利,当时更有大量观众十分替杨振华的人身安全担心,纷纷询问和猜想:“那杨振华谁的毛病他都敢挑,晚上回家家里一定有人站岗保护。”“我为什么敢说?因为相声就是这玩意儿,它不光叫你欣赏,它还有力量,它是嗜血的动物,是短剑匕首,就是要说出来让对方见血,那才是见本领,说那些浮皮潦草的,唱吉祥歌,那没有意思。”

  谈春晚

  冯巩挺好,是个不懈的人才

  对于仍在春晚上说相声的后辈,杨振华最赞赏冯巩,和很多评论春晚相声不是相声,冯巩相声是伪相声的声音不同,杨振华说:“这些人里也就是他了,冯巩挺好,他不断的奋斗,不断的强大自己,他这么多年一直努力不让自己掉下去,是个不懈的人才,好样的。”对于相声界多有认为冯巩的相声已游走于相声太远,杨振华直接指出:“不管怎么迂回,怎么转角遇到爱,那也是爱。相声不能一直和100年前一样,只要他使用的语言还是相声的,不管他运用了其他的什么手段,只要让观众乐了,那他也还是相声。”而杨振华自己就一直实践着这样的创新观念,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带着21岁的崔福祥拿着电吉他上台,演出的电吉他相声《笑语欢歌》就曾经轰动一时。但这一做法,也在当时引起了相声界的否认。电吉他相声这种艺术形式曾一度受到广泛争议。直到现在,相声演员们使用乐器、多种道具演出早已经成为了司空见惯的事。

  而今年,相声新力量苗阜、王声一炮走红,对于他们的老段新说,杨振华说:“相声都是从老段演化出来的。只要用好了,什么都可以用。因为相声就是一种存储器,是充电式的电池。最重要的就是几天我用完了,就赶紧再充满。”他鼓励年轻一辈们一定要让自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才行!而他自己,80岁高龄再登台时,老段子里也会融入了“雾霾”、“人肉搜索”等较新的名词,他从不让自己被时代落下。

  谈搭档

  金炳昶走了,我没和第二个人说过相声

  除了自己的不懈努力,这一生的艺术之路走下来,杨振华感恩于自己的搭档金炳昶。在金老去世之后,杨振华没有再和第二个人合说过相声。他形容和金炳昶的那种默契,他说:“我们就是天作之合,就是鸳鸯,跟他比跟我媳妇、跟家人还亲。”这么多年东西南北的演出,杨振华和金炳昶呆着一起的时间真的比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而能够有这样的一位搭档,杨振华说这是他莫大的幸运。要知道很多即使成名已久的相声大腕,这一生都没能找到一个和自己珠联璧合的“艺术伴侣”。

  说起自己的这位老伙计,杨振华评价是我干不了的事他来干,他干不了的事我来顶,“他还特别会算计。说有一次,我和金炳昶去盘锦演出,出来的时候主办方给我们一人一坛酒。金炳昶就这一手抱一个说‘振华,这咱俩一人一个。’然后就直奔火车站回沈阳。上了火车,这两坛酒放那小桌子上,怕掉下来。要说还是金炳昶有智慧,他给塞座位底下了。时不时还低下头看一眼。等到了下一站停车,上来一个小伙,抱着一堆铁管子。抬头往上头放不方便。也看着这座底下好,就把那管子往下面一塞,再往里推两下,就听‘嗙’一声。完了!然后,就看金炳昶看着我就说‘振华啊,你那瓶酒碎了啊!’哈哈哈!”讲到这里,杨振华自己先大笑了起来。60年搭档,风雨同路,或许说再多怀念的话,想念话,都不抵这一段“砸卦”来的舒畅。你先走了,可咱俩这个段子还没说完呢啊!
原标题:杨振华评春晚相声:就冯巩是好样的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