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曲艺资料 >

京韵大鼓《大西厢》文本(骆玉笙先生 演唱)

时间:2018-07-03 09:45来源: 作者: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二八的那位俏佳人儿懒梳妆,崔莺莺啊得了那不大点儿的病啊,躺在了牙床。躺在了床上啊,半斜半卧,您说这位姑娘,乜呆呆(得儿)闷悠悠,茶不思、饭不想、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困困劳劳、凄凄凉凉、独自一个人、闷坐香闺、低头不语、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二八的那位俏佳人儿懒梳妆,崔莺莺啊得了那不大点儿的病啊,躺在了牙床。躺在了床上啊,半斜半卧,您说这位姑娘,乜呆呆(得儿)闷悠悠,茶不思、饭不想、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困困劳劳、凄凄凉凉、独自一个人、闷坐香闺、低头不语、默默不言、腰儿受损!乜斜着她的杏眼,手儿托着她的腮帮。您要问这位姑娘(啊)得的本是什么样儿的病?忽然间想起了秀(哇)士张郎。我可想张生,想得我呀,一天吃不下去半碗饭,盼张郎,两天喝不下去一碗汤。汤不汤来(呀哈) 哪是奴家我的饭,您瞧饿的我前(呐)心,贴在了后腔。你们谁见过呀,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走道儿拄着拐棍儿,这个妞儿她要离开了拐棍儿,手儿就得扶(哇)墙。强打着我的精神(呐),我走了两步(哇),哎哟!可不好了,大红缎子绣花鞋,拿底儿怎么就会当了帮!
  我低言悄语又把我的红娘叫,这个小丫鬟儿就答应了一声,走进了绣房。“哟,”说是:“我的姑(哇)娘,若非说您呐喝点儿酒吧,再不然您是用饭。您要是不爱吃烙饼啊,那我给您呐做上一碗汤。您要爱吃酸的,咱们多多地加上一点儿醋,爱吃辣的咱们多切姜。哎哟,我的姑(哇)娘(啊),您要嫌咱们家的厨师傅做的菜那不大怎么得味,哎啦,小丫鬟儿我呀,挽挽袖子,系上围裙,我下趟厨房,我是给姑(哇)娘(啊)您呐做上一碗,甜汁汁儿、辣丝丝儿、酸不叽儿(呐)、又不咸(呐)又不淡那么八宝一碗油酥汤,端进了绣房(啊)我的姑(哇)娘您呐尝(啊)尝。这个莺莺就说啦:“象那些那吃的、喝的、玩儿的、乐的、使的、用的、瞧的、看的姑娘我(呐)我都不爱,我的傻丫头。我命你(呀)去到西厢,给我聘请那位张郎。给我请张生,一不跟他打饥荒,二不跟他借上一票儿当,借他的纸墨砚瓦开张药方。他要问(呐)姑娘我(呀)得的本是什么样儿的病(啊),你就跟他说了吧,白天(呐)受了一点儿暑(哇),夜晚(呐)着了一点儿凉。他要是来呀,跟他搭着伴地走(哇),他要是不来跟他闹遭殃。没气儿(呐)假带着三分气儿(呐),拧着眉、瞪着眼、那么鼓着你的小腮帮。他要是讲打,你就跟他先动手,别忘了先下手的为强(啊),是那后下手的那个遭殃。摔了他的砚瓦叫他研(啊)研不得墨,你自管撕了他的《三字经》儿、《百家姓》儿、《大学》、《中庸》、那《孟子》、《告子》、《礼记》还有《春秋》(喂),叫他作不了的那儿篇文章。他要告咱们娘们儿,厮闹他的学馆(呐)该当怎么一个罪?哟,我的丫鬟,你就问问他,他到底儿他因为什么,三更半夜、半夜三更、溜里溜秋、搭理搭讪、他不言(呐)不语、蔫里蔫干,跳过咱们娘儿们儿那上(呐)青(呐)下白、磨砖对缝(啊)、对缝磨砖、里生外熟、挑了灰、那灌了顶儿,那雕了花儿、那过了梗儿、那鹰不落的粉皮花儿墙,他为的是那什么勾当啊,所为哪一桩,到底儿安的什么歹心肠啊?跳花墙他砸了一口缸啊!”
  小红娘她听此言,她是似笑(呐)不笑地抿着一个嘴儿的乐了。“哟,我的姑娘啊。您到底儿比我们大两岁,说出话来怎么那么苍?您不用跟我们说了,小丫鬟儿我就知道,您叫我(呐)请那张生,这个为的本是哪一桩。要我的姑娘病体好,请了来的张君瑞。大姑奶奶要是见点功效,我是请了一个小张郎。我到西厢聘请书呆子张老二,我的姑娘立时病好(呐)离了(呐)床,那真比大夫还强呐,胜似个药方!这一点儿那小事啊,可您呐就把心宽放,哎哟,我小红,管保你们双双对对、那对对双双、拜了花堂、入了洞房、你们地久天长。”崔莺莺她听此言,说:“你气也气死了我呀,哎,你这小蹄子儿,一句话说得我们一个透心儿凉!
  要不看早晚地(呐)奴家来侍奉,我就不容分说,赶上前“啪、啪、啪”,我打你这么几巴掌!”嚯,怕打的小红娘急急忙忙往外走,穿游廊、过游廊,不多一会儿来到西厢。人人都说西厢好 ,果然幽雅非比寻常。但则见清水脊的门楼儿安着吻兽,两边有两溜栓马桩。上马石、下马石分为了左右,铁丝儿的灯笼挂在中央。大门以上有一副对儿,上一联(呐)下一联写得那么真在行。上联写:“太平真富贵”,下联配:“春色大文章”。横批有:“文光射斗”四个大字,有一个福字儿贴在了中央,红娘迈步往里走,没留神差一点儿(呐)碰倒了他们家的影壁墙。影壁前头爬山虎,影壁后头养鱼缸。莲蓬茨菇水里长,荷花儿茂盛半阴半阳。红的是石榴花儿,白的那玉针棒儿。蓝的是那翠巧儿,那绿的是那夜来香。直竖竖的青饼子,那个就叫仙人掌,紫的白的二丁香。葵花儿桂花儿全都开放了。这么一阵儿一阵儿打着鼻子放清香。在这旁还有那七个芯儿、六个瓣儿、弯着腰儿、龇着嘴儿,一捧伞儿(得儿)晚上香的玉,绿蓁蓁的还有几盆子艾康。屏风门上缀着一副对儿,这一副倒比那大门那一副强。上联写:“雨过琴书韵”,下联配:“风来翰墨香”。横批倒有四个字:“广览多读”, 写得那么真强。高搭着天棚有多么样儿的凉爽,瞧了一瞧有个小书童儿在那儿打扫地当央,那个意思透着有点儿忙。小红娘上前拜了两拜,“哟,书童我的哥哥呀,您一向(呐)可安康?你们家的相公在不在?”书童可就说啦:“你要问他呀,清晨早起,吃了一点儿点心,喝了碗那绿豆汤,一个人儿念文章(呐),八成儿在书房。”红娘再次往里走,一抬头瞧见了张君瑞他的那个大书房。廊檐下鹦鹉、八哥儿那么点儿的小东西儿它会学人话,黄雀儿、画眉哨得更强。书房门口那又是一副对儿,这一副倒比那两副写得强。上联写:“春年春月春光好”,下联配:“人德人心人寿长”。横批倒有四个字:“金玉满堂”,写得那么真强。红娘迈步书房进,嚯!这屋里的摆设倒比外头拾掇得强。金漆八仙迎着门儿放,太师交椅那一边儿放着一张,广东的锡壶擦得锃亮,迎宾待客洋瓷缸,那洋瓷盘盛的香橼、木瓜与佛手,是名人字画挂满墙。两边倒有屏八扇,俱都是水墨丹青画满墙。头一联杜子美他游春望景,第二联周茂叔他伏日来乘凉,第三联陶渊明九月菊花访,四一联孟浩然踏雪寻梅在山岗,五一联尧王下山舜帝访,六一联俞伯牙抚琴访友在船舱,七一联周文王夜梦飞熊西岐上,第八联那孔夫子率领着三千门徒在两旁,有子路和颜回、冉伯牛、闵子骞,孟子、曾子、子思、子夏、子贡和子张,还有个善懂鸟语的公冶长,他们大家伙儿念文章(啊),画了个大书房。大红的幔帐那半撩半放,张君瑞坐在床上,晃里晃当,逛里逛当,摇头晃脑,那好象一碗汤啊,得啵得啵念文章。小红娘没气儿假带着三分气儿,你呐看她拧着眉、瞪着眼、咬着牙、发着狠儿(呐)、鼓着她的小腮帮,赶上前,啪!拍了一掌,“骀!老二呀,你翻穿着皮袄你甭跟我们装羊。昨天跳花墙的那件事情犯,我们夫人清晨早起坐二堂。手里拿着一块大板,拷打莺莺审问我红娘。我可就说啦:‘张君瑞既读诗书知礼义,绝不能半夜三更窃玉来偷香。’我们夫人闻听夸你好,哈哈!夫人可就怒啦,气满了胸膛,赶上前,乓乓乓,打了我们三巴掌跪在了地当央。打得我们小丫头疼难忍,你们做的苟且事我一点儿没给你们藏。我们家的太太告下状,叫我拿你到公堂。至轻的问你一个充军的罪儿,重一重,我的哥哥儿呀,你的脑壳离了脖腔啊,出气儿入气儿那喝水儿更利凉。”张君瑞笑脸儿扬,一抬头上下打量小红娘,她也不高,她也不矮,身上穿的本是褪袖儿的衣裳,“再好没有红娘好哎,说话那柔润那一点儿也不刚。再好没有咱们俩人好,咱们二人交好那日久天长。想当初未朝天子先拜相,也不过是有什么仙桃果品那先给你尝尝。上学来,手儿把着手儿我交给你写字,百家姓儿,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大学之道你叫我怎么见面,好叫我孟子难见梁惠王。”张君瑞从头至尾说了一遍,丫鬟说:“我(得儿)不听西皮二黄,什么叫做梆子腔。什么叫五更天明亮?哪叫四叔二大娘?张君瑞,我为你担了多少惊,我为你害了多少怕,我为你,把我这个红缎子绣花儿鞋那跑坏了那么七千六百五十单四双。”张君瑞先前还把红娘叫,到后来。可了不得啦,把红字儿他忘了去,他干了净叫娘,“红娘啊,红娘啊,娘啊,娘你饶了我!情愿意带领着书童儿远奔他乡。得了,打今儿个我再也不敢跳(哇)你们家的粉皮花儿墙。”红娘闻听着口啐:“呸、呸、呸,书呆子,更窝囊!我问问你:想当初跳花墙的胆子你够多么大呀,啊,到而今,你成了王胖子裤腰带那稀松又平常,打破了枕头你露着有点儿糠啊,怎么这么窝囊?休当太太把你告,我告诉你吧,我们小姐得了病了,躺在床。我的姑娘窈窕淑女把你等啊,你就该君子好逑到那厢。关关雎鸠见了面,在河之洲配鸾凰。小丫鬟逃之夭夭头里走,张君瑞怯真真跟慌忙。之子于归到一处,那宜其家人拜了花堂。到了这一回,张生与那莺莺他们二人见了面,到后来,十里亭上(呐)饯别,哭坏了那位莺莺啊,这不叹坏了小红娘啊!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