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曲艺专题 >

苗阜 我就想给相声争口气

时间:2018-07-03 09:29来源: 作者:
用苗阜自己的话说,他和王声现在吃喝不愁衣食无忧,但说相声是一辈子的事,“我们都盼着相声界越来越好,而我就想给相声争口气”。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在青曲社的相声专场,总能看见一大票漂亮的妹子观众,她们大多是冲着“80后”相声男神苗阜、王声来的。这一对相声演员从2014年北京卫视春晚上的一鸣惊人,再到同年央视元宵晚会的崭露头角,随后又在央视相声大赛上勇夺双金,直至今年,两个小伙子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一路从西安红遍了全国。
  没红的时候盼着红,可红了之后呢?
  2015年,对于苗阜、王声,甚至青曲社来说,都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尝试排演相声剧《八里巴黎》;第一次开拓做网络电视,推广陕派文化,为相声和曲艺搭建新媒体平台;第一次把相声这种艺术形式带到上海国际艺术节……身为青曲社的领头羊,苗阜这一年来都过着“班主很忙”的日子,人又瘦了不少,真的成了当之无愧的苗(条)老师。
  好不容易熬出了头,有必要还这么拼吗?
  用苗阜自己的话说,他和王声现在吃喝不愁衣食无忧,但说相声是一辈子的事,“我们都盼着相声界越来越好,而我就想给相声争口气”。
  每次来天津 就是回家了
  “天下相声一家亲,本来大家就是一家人”,但说起苗阜和天津的缘分,那可算是“亲上加亲”了。苗阜师承曲艺名家郑小山,而郑小山的师父王本林是相声大师马三立的得意弟子,“老祖在这儿,相声的根儿在这,每次来天津,就是回家了”。
  若掰着手指数起来,苗阜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可真不少:去年8月31日,纪念马三立百年诞辰中国相声群英会上,苗阜、王声登台献艺,人气爆棚;紧接着9月17日,二人再以嘉宾身份亮相第五届天津相声节;央视春晚前夕,苗阜还特别来津,和刘春山等津门相声名家一起研讨作品创作……要知道,苗阜、王声代表作《满腹经纶》的第一次全本压场就是在天津的谦祥益,“这应该是最全的一个版本了,演了一个多小时,光返场就返了三回”。
  今年9月19日,第六届天津相声节陕西相声代表队专场演出在谦祥益举行,苗阜、王声依旧雷打不动如约而至,现场火爆异常,加座都卖光了,就差卖挂票了。当天二人带来了新作品《翻拍》,不仅秦腔、豫剧、歌曲各种唱,让人大饱耳福,密集的包袱更是令台下笑成一片欢乐的海洋。“天津是相声窝子,懂行的观众多,天津观众更能从相声中咂摸出滋味儿来。我们总说‘制造快乐并快乐着’,其实在台上边演边看着观众笑的时候,那才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
  说起今年参加相声节的感受,苗阜直言“节味”越来越浓了,“相声节办了6届,我们参加了4届,一路走下来,感觉天津相声节一开始更多的是作品展演,但现在逐渐成了民间小剧场相声演员的盛会,规模越来越大,20个省市的35家演出团体都来了。说实话,每次参加相声节都感觉特别幸福,再忙也要推掉别的活动来天津,真的就像过节一样。”苗阜希望天津相声节可以打造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名片,甚至是全国曲艺界的文化名片,“这是我们相声人共同的心愿”。他也希望自己一脉相承的马氏相声同样能够发扬光大,“从马三立先生开始,相声有了对小人物的演绎,马先生说出了人性的自豪,也说出了人性的自嘲。我觉得像之前举办过的马三立纪念活动应该成为一种习惯,哪怕是我们出钱出力来做。有些东西忘了就是背叛,这是我的概念。”
  冲击春晚 这回是团队作战
  哈文低调离职后,央视前不久公布了猴年春晚的总导演人选:近三年来一直担任春晚执行总导演的吕逸涛,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春晚掌舵人。这也意味着央视春晚开始进入节目筹备状态,不少语言类节目的团队已经接到导演组的创作邀约。
  苗阜透露自己也接到了导演组的电话,“但是最近事情比较忙,还没能和导演见上面。不过,近期我们会去北京和央视导演组碰面,谈谈创作思路和方向。”其实相比央视,各地卫视“下手”更快,早在6月就有地方卫视找到苗阜商谈春晚节目。“目前我们手里已经准备了好几个节目,先紧着央视导演组挑,剩下的节目可以放到地方台春晚上表演。”问起作品的风格,苗阜坦言:“其实没有太大变化,还是想沿着传统文化的路子走,但是以我的经验,央视春晚会随着审查的深入,不断修改作品,甚至是推翻重写,所以还是得看央视的要求。”
  像苗阜、王声登上今年春晚的反腐相声《这不是我的》,就是反复修改“几经沉浮”。“最后直播时大家看到的已经是这个节目的第四个版本了,而之前的第三版,当时我们真是下了大工夫,找纪委了解情况和典型案例,放在电视这个平台上已经是挖掘得相当深刻了,连央视记者听完都觉得尺度确实大,所以才有了30年来尺度最大的说法。可后来导演组又考虑到大过年的说这个好像不太合适,最后一次审查结束,我们接到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节目被毙了,好消息是人留下了。”既然春晚还得上,那就推翻重写吧,苗阜、王声又找来天津的相声演员刘春山,三人合力创作,最终完成了春晚首秀。
  有了羊年春晚的创作经验,也可以说是“累心之旅”,苗阜透露今年将调整“作战”方式,“今年我们将针对春晚节目的创作成立一个编剧组,现在还在筛选人员。因为像我,想法可能很碎,今天一小段,明天一小段,而编剧团队可以把我们平时这些散碎的想法串起来,并且提供更多更新的点子,彻底打开创作思路。”
  聊到对猴年春晚的期待,尽管羊年春晚是和哈文合作,但苗阜对最年轻的春晚总导演吕逸涛充满信心,“他第一次独立执导央视元宵晚会,就是冯小刚老师没参加的那次,也是我和王声第一次登上央视的大舞台。而且近几年作为春晚的执行总导演,其实实际干活的就是吕导。我们也算合作过几次了,吕导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导演,思维很开放,我估计猴年春晚会有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
  除了相声 其他都只算玩
  《满腹经纶》里的“娘娘,风浪太大咧”几乎成了全国观众都会说的一句陕西话,苗阜、王声作品中的陕西元素,似乎也让人们在被津、京相声长期“攻占”后,尝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如果用一种味道来形容陕西的相声,那可能就是辣了,陕西人脾气倔、爱吃辣,陕西八大怪,油泼辣子一道菜嘛。而陕西相声节奏快,用辣来形容挺贴切的。”苗阜坦言虽然每个作品都会有陕西元素,但是这个“辣味”也不敢加太多,“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谦祥益演出的时候,说的是一个纯陕西味的相声,效果极差,观众听不懂,当时才意识到地域性差异还是挺大的。用王声的话说,我们的创作状态应该是放之天下而皆准。”不过,仔细听他们的相声,每一段都会有陕西文化的渗透,“西安有7100年文明史,这其中蕴含的故事太多了,我们说三皇五帝,三皇都是陕西人,而且炎帝和黄帝都是宝鸡人,像这样的历史知识我们都在相声里说过,我希望陕西文化能够得到更好的推广,我们这颗心是火热的,但也要讲究方法,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不过,今年苗阜做成了一件推广陕西文化的大事,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文化服务新媒体平台。“‘文化传承,科技分享’,这是我去年提的一个概念,今年我们行动了,青曲文化联合东方明珠集团、百事通、中国电信,一起做了一个陕派文化频道,面向全国推广,现在已经上线了。同时,央视CNTV也将单开一个陕派文化的窗口,一方面是推广陕西文化,一方面也是为相声、曲艺多做点事。”苗阜说为了这个项目自己投了1.8个亿,身上背的债越来越多。问起是否会为了还债,接下更多的综艺、影视通告,苗阜笑称“综艺节目基本都推完了”,而拍电影、演话剧只算是自己的业余爱好,“玩玩还可以”。今年,苗阜接拍了一部讲述少年足球的电影,“我推了20天的所有活动,在延安拍的,这20天可给我呆美了,拍电影算是我的业余爱好,也是圆梦了,偶尔来来挺过瘾的。”而近期最劲爆的消息就是:苗阜将加盟台湾名导吴念真的话剧《台北上午零时》!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这部戏在做全国巡演,可是原来的男二号病了,所以吴导决定每一站都从当地找人来演,我就荣幸地成了西安站演出的一员,8月份给我的本子,是个小挑战,玩呗!”
  一路聊下来,拍电影、演话剧都成了苗老师眼中的“玩儿”,“我和王声还是踏踏实实地说相声,说句实话,我们俩现在不愁吃喝,可还有这么一大票人呢,而且除了青曲社之外,还有整个相声界那么多朋友呢,我们希望相声可以越来越好。”今年,青曲社还做了一件特别提气的事,第一次让相声登上了国际艺术节,“上海国际艺术节办了17届,还没有过曲艺专场,基本都是百老汇、俄罗斯芭蕾等高端演出,京剧也只进去了两回。今年陕西有两台节目参加,一个是我和王声的相声专场,还有一个是歌剧《大汉苏武》。这对相声来说,真的是第一次,讲真的,做这个事儿我们是赔着钱在干,若论生意经我们接着做商演赚钱不好吗?但我就是想给相声争口气。”
  苗阜说自己看过一则令他印象特别深的新闻:法国一位邮递员每天在送信途中捡一块石头,捡了33年居然盖起了一座恢弘的奇幻宫殿。他会把这些分享给自己的徒弟,希望他们可以专心于学艺,“我常跟他们讲,说相声,这是一辈子的事”。
  原文标题:苗阜 我就想给相声争口气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