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曲艺词条 >

曲艺辞典——白云鹏

时间:2018-07-03 09:38来源: 作者:
白云鹏所创造的白派京韵大鼓独具一格。他身材不高而神完气足,演唱时,嗓音宽厚而苍劲有力,调门低沉而吐字清晰,行腔婉转而秀雅别致,说中带唱,唱中带说,朴素自然又温文尔雅。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白云鹏先世为汉军镶蓝旗人。青年时期曾在家乡一带演唱竹板书,得本县名票陈某授艺。清光绪十六年(1890),十六岁时一度来京献艺。曾向王一魁学说评书《五虎平西》三个月,成绩不佳,改向韩某学唱岔曲,又向单弦牌子曲名家全月如学过单弦牌子曲和岔曲。数年后二次来京,在各市场庙会作艺,拜木板大鼓名家史振林为师,艺业大进。最初仍以说唱木板大鼓的长篇大书见长。光绪三十年(1904)白云鹏三十岁,开始在京、津一带演唱由木板大鼓演变成的京韵大鼓,渐渐专唱短段而弃大书。清宣统三年(1911)秋,京韵大鼓名家刘宝全推荐他代替自己到北京石头胡同北口杂耍园四海升平演出,以大轴出场,一举成功。其后往来于京、津等地演出,声誉日增。还曾去东北及江苏、上海、武汉等地搭班演出过。
  白云鹏演唱的曲目号称“文明书词”,以文段居多,传统题材的计有《黛玉焚稿》、《宝玉探病》、《宝玉娶亲》、《哭黛玉》、《宝玉出家》、《晴雯补裘》、《晴雯撕扇》、《遣晴雯》、《探晴雯》、《祭晴雯》、《虎牢关》、《凤仪亭》、《哭祖庙》、《三顾茅庐》、《博望坡》、《徐母训子》、《徐母骂曹》、《战荥阳》、《马超降汉》、《斩马谡》、《战长沙》、《白帝城》、《孟姜女》、《花木兰》、《千金全德》(分《观榜》、《投军》、《拷童》、《荣归》四段)、《霸王别姬》、《红拂传》、《窦公训女》、《樊金定骂城》、《方孝孺》、《煤山恨》、《宁武关》、《别母乱箭》、《贞娥刺虎》、《湘子讨封》、《醒世金铎》等四十余段。
  1919年五四运动后,白云鹏受新文化运动影响,以启迪民智为己任,积极演唱《灯下劝夫》、《劝国民》、《提倡国货》、《孙总理伦敦蒙难》等具有反帝反封建意义的“文明新词”,对民间艺人投身爱国民主运动起到了促进的作用。
  白云鹏的《红楼梦》段子最为有名,许多段子是与文人合作翻新子弟书书词而成。他在一位费姓文人协助下,由子弟书《露泪缘》中“神伤”、“焚稿”二回改编而成的《黛玉焚稿》是一篇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历经半个世纪而传唱不衰。
  白云鹏经过深入研究和再创作,将子弟书中有关晴雯的故事逐一演唱,至晚年还请王孑民编写了《祭晴雯》演唱。其他如《探晴雯》等篇,早已成为传世佳作。
  白云鹏所创造的白派京韵大鼓独具一格。他身材不高而神完气足,演唱时,嗓音宽厚而苍劲有力,调门低沉而吐字清晰,行腔婉转而秀雅别致,说中带唱,唱中带说,朴素自然又温文尔雅。他常用稳而有变、平中见奇的唱法,来描绘凄凉的景物和抒发人物的愤懑与悱恻之情。如在《哭黛玉》中,恰当地运用了排比句,通过十六个“我哭你,我叹你”,八个“再和你”渲染人物的哀思,感人至深。二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初是白派大鼓艺术的鼎盛时期,不仅北方听众爱听,自民国六年(1917)春白云鹏到上海首次演出,南方听众也是赞誉有加。当时上海报刊评论说,“白性谦蔼,韵亦雅驯,无奔流湍急之声,而有鸣泉铮铮之韵”。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他年近古稀,在京津一带组班攒底,每日早晚两扬,半年间几乎场场客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白云鹏参加了天津市红枫曲艺社,1951年调中国戏曲研究院工作,在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的专场晚会上登台演唱了他的代表作《花木兰》。
  尚存于世的白云鹏京韵大鼓唱片有《长坂坡》、《黛玉焚稿》、《探晴雯》、《白帝城》、《黛玉归天》、《哭祖庙》、《方孝孺》、《霸王别姬》、《太虚幻境》、《孟姜女》、《刺虎》等十余种。
  白云鹏的亲传弟子有富少舫、程树棠、方红宝,阎秋霞等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期,阎秋霞在曲坛上崭露头角,为了提携弟子,他常与阎秋霞同台演唱内容衔接的曲目。前面阎秋霞唱《黛玉焚稿》,他唱《太虚幻境》。有一次他前场唱《遣晴雯》,让阎后场唱《探晴雯》,并说:“这叫‘长江后浪催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白云鹏不动烟酒,日常生活甚为俭朴,家庭操作躬自料理。
原标题:白云鹏-京韵大鼓演员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