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票友会馆 >

曲艺“轻骑兵”不讳“急就章”

时间:2018-07-03 09:32来源: 作者:
很多曲艺作者都有这样的经历:一个企业、一个学校,或者某个机关、部门为厂庆、校庆,或者为某一专题而举办一个晚会,邀请曲艺作者为其写一个与主办者单位有关,直奔主题的节目,这让作者很为难。

  

曲艺是文艺界轻骑兵,不受场地限制,图为曲艺家朱光斗为战士表演快板

  图为曲艺家朱光斗为战士表演快板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很多曲艺作者都有这样的经历:一个企业、一个学校,或者某个机关、部门为厂庆、校庆,或者为某一专题而举办一个晚会,邀请曲艺作者为其写一个与主办者单位有关,直奔主题的节目,这让作者很为难。因为谁都知道,这类作品,由于是命题作文、真人真事类题材,且又往往急三火四限期交卷,因此很难成为精品,也不大可能体现作者的真实水准,甚至只能是一次性的,离开那个晚会,其生命也就结束了。而由于主办者的盛情,无法言说的关系,作者还是如期完成了(表演者亦然) ——然而,真真地很不情愿。笔者无数次有此遭遇,体会颇深,慢慢地,悟出一个道理,而且,我以为,这道理应该毫不掩饰,理直气壮地喊出来:曲艺工作者不必讳言“急就章” 。

  需要也是硬道理

  众所周知,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曲艺更贴近生活,反映现实迅速,生产过程简单,演出形式灵活,经营成本低廉。因此更及时有效地配合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更敏锐乃至实时地跟进社会热点,更直接直观地为生产、生活的某一具体需要服务,甚至为一个行业、一项专题宣传服务,便成了它的功能之一。而这独特的功能恰恰契合了现实社会及晚会文化的需要。无论战场的前沿阵地、战士的行军路上、工矿企业的车间工地、广阔农

  村的田间地头,也无论计划生育、消防、保险、纳税、安全、科普……的宣传(尤其大量的专题晚会) ,曲艺总是备受欢迎的。在“需要”面前,是否精品已变得不很重要。我们都记得电影《英雄儿女》的一个情节:在战火纷飞的战场,在激烈战斗的间歇,女战士王芳唱了一段大鼓。不论“演员”还是“观众” ,有谁计较这一节目是否是精品呢?它只要歌颂了英雄,鼓舞了士气,就足够了。同样,前辈快板艺术家李润杰给我们留下了一段《抗洪凯歌》 ,那是1963年天津遭受水灾时写下的。而在惊心动魄的“九八”抗洪中,也产生了大量的曲艺作品,像当代曲艺家朱光斗等创作的群口快板《抗洪英雄赞》 。艺术家们的使命感、责任心,作品产生的巨大作用,像抗洪本身一样可歌可泣。这样的作品能成为精品当然更好,不能成为精品,也还是要写,还是要演。即使艺术水准要求很高,社会影响较大的央视“心连心”艺术团的演出,中国曲协“送欢笑到基层”的演出,其中的很多曲艺作品,也未必篇篇都是上乘佳作。然而,它为彼时彼地所需要,且不可替代。缘此,我们不是同样由衷地为它们鼓掌喝彩吗?

  近10多年来兴起的音乐舞蹈快板——说说唱唱,蹦蹦跳跳,既有喜庆色彩,又把主办者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最合适不过。各类评比、赛事的颁奖晚会更是晚会中的翘楚,当然也离不开曲艺。在2009年第五届CCTV舞蹈大赛的颁奖晚会上,军旅曲艺家全维润创作的音舞快板《舞动神州颂中华》大出风头。然而这类作品又实在无法按照精品的标杆要求它。还是那句话,哪里需要它,让它去完成它的使命就够了。

  “轻骑兵”的传统不可丢

  曲艺历来被称为文艺大军的“轻骑兵” ,社会生活的“风向标” ,时代风云的“晴雨表” 。

  所谓“轻骑兵”者,已经隐含了其武器也许不很精良,其装备也许不很高端,然而它必须及时出击、迅速到位、短兵相接、出奇制胜。很多时候,它可能没有慢工出细活的从容,没有“十年磨一戏”的宽限,这就又为生产精品增加了难度。而另一方面,“轻骑兵”肩负的使命并不轻松,它必须紧扣时代发展的脉搏,追赶社会前进的步伐,回应改革开放的大潮,助推经济建设的洪流……还有,缤纷多彩,激流涌动的生活,每天都在发生着难以忘怀的事,展现着可歌可泣的人:“九八”洪水、汶川地震、北京奥运、“神舟”飞天、最美教师、最美司机、最美战士、最美村官、最美消防员……表现这些人和事,“轻骑兵”不可缺席, “轻骑兵”当仁不让。于是,在“5 ·12”天塌地陷那一刻过后不久,我们看到了在抗震救灾大型捐献活动的舞台上,中国曲艺人的庄严集合;我们听到了曲艺名家带给灾区人民难得的笑声;我们读到了诸如《抗震颂歌》 《挺直的脊梁压不弯》 《生死情》 《众志成城》等一大批抗震救灾作品。而要求这些极具时效性的急就章一定成为精品,是不是有点脱离实际,勉为其难?

  在曲艺界,有关“配合论”的争论已经很久了,其中还有“长配合” 、“短配合”之说。本文无意全盘肯定“配合论” ,更不是要大家回到图解政策、喊口号、贴标签的老路上去。只是说面对丰富多彩的生活,面对日新月异的时代,作为“轻骑兵” ,重要的是发声、回应,然后才是慢慢打磨,以求精品。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曲艺创作不很繁荣,曲艺演出亦不很活跃,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而过分强调精品,不屑于编演所谓“大路货”应是原因之一。尤不能忽视的是,曲艺的“轻骑兵”作用,有所减弱;曲艺的紧跟时代的传统,正在丢失。这是非常遗憾的,要知道,很多艺术门类欲做“轻骑兵”而不能。

  精品、“急就章”,两手都要硬

  文艺创作要出精品,是时代的要求,也是一切有出息的文艺工作者的夙愿。曲艺创作不能例外。这里所以提出不必讳言“急就章” ,旨在说明由于曲艺艺术的独特功能,以及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曲艺工作者在努力生产精品的同时,还应积极地主动地理直气壮地抓好非精品的创作和演出。

  必须指出的是,即使“急就章” ,也同样有高下之分。朱光斗先生的对口快板《学雷锋》无疑是精品,但我猜想,作品创作之初,作者首先考虑的不是要留下什么传世之作,创作的原动力来自对雷锋事迹的感动,学雷锋热潮的召唤,以及一个部队文艺工作者的责任意识。有了这样的基础,加上作者的艺术功力,作品终成精品。这是值得我们效法的。所谓不讳言非精品,绝不是不要艺术标准,这不应该发生误解。很多粗制滥造等而下之者,其实是连非精品也不配的。

  按照约定俗成的标准,公认的精品应该是立得住,叫得响,留得下,传得开的佳作。实现这一标准,需要具备时间、能力、资源等等条件,而且,精品总是少数的。不可否认的是,质的变化要靠量的积累,提高应是普及基础上的提高。精品的出现也正孕育于非精品之中。前面说过,生活、时代需要非精品,同样,打造精品,也需要非精品争得的舞台。现在,专业的曲艺团队越来越少,曲艺演员的演出机会也着实不多。在这样的背景下,及时抓住诸如厂庆、校庆、专题晚会、颁奖晚会的演出机会,显得格外重要。因为它即使不能产生精品,也是一方练兵、练笔的舞台。有了这样的实践,才有创作精品的可能。如果总是雄心勃勃于出精品,而又远离所谓“急就章”的舞台,疏于难得的实践,那只能是孤芳自赏、无病呻吟、精神萎靡、技艺衰退,其结果与精品越来越远。只有两手都硬起来,才是产生精品、繁荣曲艺的正途良策。

  概言之,曲艺工作者不必讳言“急就章” ,也不必羞于面对“速朽” ,紧追时代,服务人民,更无须脸红。至于曲艺工作者应该志存高远,殚精竭虑,努力生产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可以传诸后世、光耀史册、久演不衰的精品,那是另一篇文章要说的了。

原标题:曲艺“轻骑兵”不讳“急就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