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票友会馆 >

玛雅回忆:纲黑与脑残,就像两只鸟

时间:2018-07-03 09:32来源: 作者:
纲黑与脑残,是非常有意思的两个群体,有很多的共性。唯一的区别是立场不同。纲黑是郭德纲什么都不好,他相声不好,唱戏不好,主持不好,穿衣服不好,演电影不好,演电视剧也不好。脑残是郭德纲什么都好,郭德纲就没有不好的地方,郭德纲也不能有不好的地方。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纲黑与脑残,是非常有意思的两个群体,有很多的共性。唯一的区别是立场不同。纲黑是郭德纲什么都不好,他相声不好,唱戏不好,主持不好,穿衣服不好,演电影不好,演电视剧也不好。脑残是郭德纲什么都好,郭德纲就没有不好的地方,郭德纲也不能有不好的地方。

 

  笔者就认为老郭穿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不好看,怎么着,你咬死我?那些衣服就不适合老郭,年龄不符,体态不符,气质不符,职业不符。他穿偏中式的就符合,尤其是德云华服,那是绝佳,符合他的职业、年龄、气质。受不了他穿那艾玛屎的豹纹,你一大老爷们,穿的哪门子豹纹呢,看见老郭穿那豹纹,害的我就想起我前前前前前女友的样子,当然,是没脱之前的样子。尤其受不了他那条艾玛屎的皮带,不是屎,是真的很屎,那皮带,谁带上谁屎,所谓奢侈品的品牌故事,有真有假,有的是真有品牌的内涵和底蕴,有的就是忽悠土财主掏腰包而编的故事而已。就那一个H,有毛的内涵,有毛的设计理念,就是一坨屎,一坨造型别致的立体屎。

 

  笔者就认为老郭的相声好,怎么着,你咬死我?你可以说我不懂相声,我是真的不懂,但我就一普通观众,我为什么要懂?我听就行了,我听着乐就行了,能让我听着乐的就是好相声,听的我想哭的就不是好相声。原来的相声能让我乐,从候先生的---sei ?我,嘛?所!到你是打个平脑袋瓜子啊还是打个圆脑袋瓜子啊?....我爬一半,你一关电门,我掉下来了....马先生的,来,你认识我不,我姓窦,我叫窦你玩...到和点白菜帮子酸豆腐刷家伙水...好喝啊,好喝一人再来两碗.......马季先生的,唉你别来了,现在都四点半了.....师胜杰的娘昂昂昂昂啊,儿死后,请你把我埋在那白酒厂...金炳昶的我第一吃了你的车第二吃了你的马第三吃了你的炮....

 

 

  后来没相声了,当然,他们也管那个叫相声,反正就是俩人也往那一站就开始嘚啵嘚啵嘚,但是我看着他们说的相声我乐不出来,我基本能保证不哭出来。再后来,郭德纲出现了,我又开始乐了,我又开始有相声听了,他能把我逗乐,我觉得那就是相声,虽然我是真的不懂相声,你看看这事闹的,你有招么?你恁死我?我舍得死,你舍得埋吗?

 

  粉丝、拥趸是有寿命的,而普通的观众是没有寿命的,明星是有寿命的,艺人的作品是没有寿命的。侯大师已经故去了,但他的作品至今还有观众在听,翻来覆去的听,他们的艺术陪伴了一代人甚至几代人,这些观众听众绝不是粉丝们能做到的,这些老艺术家的成就也不是偶像明星能做到的。能够被人们经久不忘的,是他们的作品。现在还有人天天听侯大师的作品,你现在会把候先生照片拿出来一天看几遍么?

 

  老郭也一样,老郭压根就不是什么偶像明星,那些把老郭作为偶像明星来捧的,纯属就是糟蹋老郭,糟蹋了老郭的艺术底蕴,也糟蹋了一门传统艺术。纲黑也一样,无底线的黑人,糟蹋了一个艺人,也糟蹋了一门传统艺术。那么,为什么说纲黑与脑残像两只鸟呢?因为,两只鸟熬汤,一个鸟味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