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专栏 >

王玉海:固桐晟生平事略

时间:2018-07-03 09:41来源: 作者:
固桐晟,满族,学名有德,原名固松年,曾用名张静泉,艺名固桐晟。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夏历三月二十五日,生于北京西单牌楼北劈柴胡同,首善女工厂东隔壁侯家井对门院内,房东是肃顺的孙子曾雨农。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固桐晟,满族,学名有德,原名固松年,曾用名张静泉,艺名固桐晟。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夏历三月二十五日,生于北京西单牌楼北劈柴胡同,首善女工厂东隔壁侯家井对门院内,房东是肃顺的孙子曾雨农。

  祖父姓固,祖母恩氏,系爱新觉罗室,镶蓝旗,父名熙濬,母王氏。父在镶蓝旗护军营当兵。其时祖父早已去世,家中只有祖母、父亲、母亲和先生四人,没有兄弟姐妹。
  固桐晟的家世无文字可考,仅知其祖父是一门三户:长门祖父名不详,伯父景恩,子桂启,魔术艺人,孙赵佩如,天津市曲艺团相声演员;次门祖父曾培,先生一户是三门次房。母亲恩氏是正白旗,这是多尔衮旗下的人氏,多尔衮是顺治摄政王之一,顺治七年死后削夺封典,籍没家产,即至固桐晟祖母一代也衰败无闻了。
  固桐晟七岁开始读书,首先是在葡萄园普梁私塾,后因几年迁居又在北京佛教会堂、砖塔小学、西养马营私塾念了几年。此间辛亥革命成功,清朝供给的钱粮断绝,家中生活无靠,1919年后多是亲朋好友周济度日。每天散学后,随祖父到戏院和书馆,看戏听书。父亲和德珺如(谭富英的外祖父)、汪笑侬、刘洪升等京戏演员常在业余时间一起演出。
  1921年母王氏病故,衣物当尽,家壁四空。父子二人听说东北督军张作霖收买御圈地(固家的御圈地在沈阳市郊译官囤),便来到关外沈阳市小西门李雅臣家,住在了五斗居胡同,和北京来办御圈地的清朝遗老遗少遇到一起,每天茶楼酒肆,花街柳巷,出出进进,和相声演员郭瑞林、马连臣、弦师李少泉,志同道合。当时沈阳著名评书艺人李庆魁在小西门里鸿泰轩书馆说书,固桐晟被那脍炙人口,精彩异常的表演吸引,兴味浓郁,寒暑不辍。固桐晟从此对说书讲史笃志不移。
  1923年,父子在沈阳又穷愁潦倒,返回北京。同族曾祖阿克当阿在京师警察厅供职,为他们父子介绍到安定门里千佛寺贫民收容所,每日去市场、公园扫地。1924年农历三月初九,父病故,当他跑回收容所时,其父遗体已被运走,不知葬到何处。
  从此他孤身一人,常派到北海公园和故宫,清扫宫殿禁苑,对这明清两代高大雄伟的建筑群,以及统治者掌管行使权利的活动历史,也都铭记在心了。五月间扫文庙,被工头打了,他逃出了收容所,跑到天桥时,正巧遇见一伙举旗招兵的,来到鲜鱼口兴隆小店,报名当兵,而改姓祖父固字,名松年。编在北苑驻防的奉军十七军第五旅一百六十四团,连长杨连程,喜听评书,他尽其所听所闻,晚间给连长和军医大夫说《三国》和《隋唐》的故事。随着部队出发到保定府、新乐河、望都、曲阳各地驻防。
  1926年,固桐晟从后方医院编余,自谋生路,随杨师程到关外锦州谋事,不成。为生活计,他到范洛福茶馆找刘掌柜,自荐会说评书。刘掌柜找来一张烂纸,歪歪扭扭写了一张海报,“固松年每日准演《燕山外史》”,贴了出去,一说满座,茶馆生意兴隆。固桐晟的说书,能一鸣惊人,是因为他出身于满族,对列祖列宗丰功伟绩的崇敬与哀叹。他祖母是正白旗人,祖母的姑母是中堂荣禄的嫂嫂。他舅舅和五姨夫是御厨役,二姨娘是瑜贵妃的宫女,从小就听这些人讲宫廷内的故事。他记忆力十分惊人,耳闻目睹,终生不忘。清扫故宫、被还公园,又常出入戏院书馆,十几年来耳濡目染,挟一技之长,一吐为快,倾糜四座。
  固桐晟将茶馆当成下处,每日和唱京戏的贾玉峰、孟燮卿、鲍世英,唱河北梆子的金艳秋、琴师傅朝云、刘云浦等在一起说说唱唱,丰富汉唐历代书史文传和兴废战争之事,立志诸史俱通,贯穿古今。与评书艺人卢醒生、李辅庭、杜杰峰、王华瑞、龙占标结为朋友,朝朝暮暮探讨评书艺术。又结识了前清拔贡刘韵韶、文学家吴赞希、御史朱显庭等旧日官僚士绅,苦学政论、史论、奏折、书序、传记、杂说等样式,而丰富学识才情,试论国家大事,历史教训,山川风貌,社会习俗,使书讲的纵横开阖,波澜起伏,转接之间意外难测。
  固桐晟又结识了张作霖的总参谋长杨宇霆的儿子,借得一部新出版的《清史稿》,他如获至宝,昼夜捧读,精心钻研,关节之处,抄写了许多册子。一部《清史稿》,成为固桐晟自摩《清宫秘史》的蓝本。他认真读了本纪二十五卷,记录了清太祖定三姓之乱,居长白山,号满洲,开清代之基业。顺治进关,经康雍乾盛世,孜孜求治,经文纬武,寰宇一统。乃至清末慈禧专权,垂帘听政丧权辱国,杀维新变法六君子,囚光绪于瀛台,八国联军进北京,辛丑国耻,为民愤慨,历史浩繁,提纲挈领,一一细记。他拟稿《清宫秘史》以清宫十三朝为纲,对顺治、康熙、雍正、乾隆……慈禧、光绪用心最多,以康熙为“书胆”的《富贵图》,以慈禧、光绪为“书胆”的《西太后秘史》各具特色。后者书中有承德咸丰晏驾、肃六杀白俊、恭亲王杀肃六、八国联军进北京、火烧圆明园、公车上书、康梁变法等情节以及袁世凯、林则徐、曾国藩、荣禄、李鸿章、李莲英等人物都有专章说讲,匠心独具的铺排,情节起伏跌宕,层层深入,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对《清史稿》所载天文、地理、食货、河渠、礼乐、艺文、舆服、兵马、水师、职官、部院、疆臣、后妃、诸王年表、列传都作了考查和细致的研究。他愈是熟悉前清的历史,愈是悲愤不已,后来他说《林则徐火烧鸦片》就是他作为一个前清遗民的内心写照。
  1929年,刘韵韶老先生劝说固桐晟再去北京丰富知识。他回京后博览故宫、北海、天坛、陶然亭、日潭、月潭、颐和园、香山等名胜文物古迹、熟悉北京的大小胡同,四时八节的杂食糕点,长街叫卖,脚行生意,列肆教坊。晚间到书馆、戏院听前辈说书唱戏,高谈阔论历史兴衰,刀剑铁骑,击节悲吟,审音辨物,街谈巷语,专心记之。
  他没有浅尝辄止,如饥似渴地想得到名师的教诲。一心想拜评书家李庆魁为师。李庆魁是“十八庆”之一,行十一,善说《五代残唐》,对盔甲赞、脸谱、文武生都说得须眉毕见。他在北京时听李说书最多,时李庆魁又赴天津说书,他又追到天津,苦于没人引见,又返回北京。锦州有位书客尹乾之,他是奉军锦州炮四团的副官,与固桐晟交往甚密,年底接他回锦州说书。
  1930年,固桐晟28岁,年轻有为,书路子也为之一新,名声大振,常应张作相的叔叔和奉军第十五军军长金汲纯家堂会。刘韵韶老先生又劝说他在大公馆说书,年轻人多有不便,因内堂女眷听书。固桐晟听其所劝,不到三十岁就留下了胡须,以应堂会,面方口阔,天庭隆起,如寿星一般。1931年,“九一八”事变,东北三省沦陷,他孤身一人,留在了锦州。
  1932年,农历一月间,书客穆相武,原是奉军的军官,他认识李庆魁,从中介绍,李庆魁也耳闻固桐晟说书小有名望,认为孺子可教,期望很切,诚意收他为徒。他们二人来到沈阳,住在了小西门里维生客栈,他把十几年积攒的一点钱拿出大部买了一份厚礼,随穆相武来到李庆魁家,他谦恭尊师的态度,慕名渴望的心情,使李庆魁大为感动。
  农历二月二十五日,这一天在小西门里西龙海饭庄,磕头拜师。拜师后,李庆魁嘱咐大南关烧锅胡同马福田,安排他在同利轩茶社说“日场”,在皮行胡同同泰轩说“灯晚”。
  在同泰轩,他认识了前清翰林谭九八、佟达三,在维生客栈结识了相声艺人高玉峰、谢芮芝、王洪玉、弦师柏久川、滑稽单弦程疯子,日夜探讨说书艺术的:净、洁、脆、快、领、卖、炸、惊,以此八字来演说官廷朝政,边疆烽火,社会家庭,人情世故,演出生旦净末丑各类人物,练嘴上、脸上、身上、脚上的功夫,耳聪目明,智长艺增。还有他四师伯李庆杨、七师伯广庆华、九师伯甘庆雨,这些师伯为他念了若干套长篇大书。
  固桐晟这一年交游甚广,当时的沈阳城里百戏竞陈,艺人甚多。他是李庆魁名师之徒,获得达官显贵的捧场,口角春风,吸引了多少观众。四方艺人,造门求访,高门望族,堂会不暇。听书的有翰林、学士、军官、士兵、脚夫、小贩、商旅游人,常聚书场迟迟不去,谈古论今,各夸其所见所能,典故轶闻,倾筐倾箧,一吐为快,大大丰富了他的见闻和耳目。
  说书蜚声沈阳,他也骄奢日增,金钱日多,不知节俭。1933年的春天,没有订到书馆,性喜游乐,花钱无计,动辄身边不名一文。当了皮衣买票乘车到了天津,下榻官银号三乐旅店,由人介绍在东来轩茶楼说书。他的侄子赵佩如,在鸟市说相声,为了叔侄同姓,书牌上写成赵桐晟。
  天津市是曲艺人才荟萃的地方,前辈评书艺人有张诚润、陈士和;同辈艺人有说《混混论》的的马轸华,说《雍正剑侠图》的蒋轸庭,说《水浒》的卢醒生,说《清廉公案》的安荣魁,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评书艺术,精益求精。
  1934年,他32岁了。他多年有志于向陈士和老先生学说《聊斋》,遂托蒋轸庭再三和老先生说情。陈士和说:“一人不能认二师,”不能让他“跳门坎儿”。后来大家想个办法,老先生无儿,要他认老先生为义父。于是请了几桌席,立下了文书,负责义父义母的生老死葬。陈即教他《聊斋》,随教随说,时时教导。
  陈士和的《聊斋》独树一帜,堪称书坛魁首,烟粉灵怪之冠,艺术达到精湛圆熟,进入神话的境界。固桐晟心领神会,艺技大进,声望日高。天津各茶楼争聘特邀,他收了四份订金。没收元宝茶楼的订金,他们便纠集流氓持刀相胁,声言要劫持他开书。他见事难办,一来欠债,二来恐惧元宝茶楼的要挟,因此“逃之夭夭”,私出天津,乘轮船达营口。
  营口各茶楼酒肆,都有说书先生,急乘火车转到沈阳,盟兄弟帮忙也没有找到说书茶馆,便又乘火车北下铁岭。下车后,两眼墨黑,不识一人。顺路行来,到张家茶楼喝茶。腰中只有七八个铜子,一条手巾。他几杯茶入肚,默想良久,望能寻到一位艺人,凭江湖义气,也会摆脱绝境。
  正在无计可施之时,天下也竟有这等巧事,对面坐着一位书客认出来他。这位书客是在沈阳茶楼听过他的书,神交已久,苦于无机会相识。在此相遇,久旱逢雨。道过寒暄,方知他名叫颜云阁。他急忙请茶楼掌柜来见,介绍固桐晟是沈阳李庆魁门生,善说《清宫秘史》。
  茶楼张朝振掌柜喜出望外,请颜云阁帮忙留下固桐晟上书。他故作推辞,假说去哈尔滨,行李已经发走,并使了人家一百元大洋。张朝振说行李到哈尔滨将来再寄,当时取出二百元大洋,抢留下来。
  固桐晟开书后,茶楼满座,拥挤不堪。《清宫秘史》吸引了许多观众,风雨无阻。他更是慷慨技法,摹神绘色,叙事入微,书客欣喜欲狂。三天后,茶楼掌柜捧着两套大缎子被和两身长袍送来,恭敬备至。当时铁岭有三个大茶馆,一座茶楼,一个小茶馆。有评书艺人刘荣芳、杨浩成、袁杰武(袁阔成父亲)、常自新等人,交往密切。
  1935年,他33岁,由铁岭到西丰县、辽源市、吉林市等地茶馆说书,岁末回沈阳。从1935年末到1941年在沈阳说书,从1942年到1947年,在营口说书,经历了东北光复和解放战争。1948年又到天津市。
  固桐晟在天津说书的几年,是他评书艺术的发展成熟的时代,他的书红在关外,这第二次返回天津时,更是今非昔比了。说过几场书后,门庭若市。每天上午在万镒茶楼,下午在东来轩茶楼,晚间到中原公司宝和轩茶楼演出,这中间下午六点到天津电台播《东周列国志》、《东汉》专章。
  固桐晟四十六岁了,自己揣摩的《清宫秘史》也到了较高的境界,说得词真意切。虽然他对清王朝的灭亡是极为痛惜的,可是悲愤愈深,也就笑骂不休,体现了他对历史抑恶扬善的鲜明态度和勇于批判的战斗精神。他自称说《清宫秘史》就是揭露清宫黑暗内幕,主要矛盾是指向西太后的。这种春秋刀笔的艺术手法在《清宫秘史》的《泥打西太后》中表现得最为光辉,那个赤身露体的“疯汉五王爷”指着“九生九凤,慈德万事”的西太后的鼻子骂她娇纵轻狂,偷天换日,使人听了牢骚激发,怒发冲冠。在他说讲的许多段书中,讴歌了善良的人们,正直的文人武士,热情的少女,以及英雄侠义。
  固桐晟说讲《清宫秘史》的后半部为最多,从慈禧、咸丰、同治、光绪几代说起,有时倒插倒叙出新书,也讲清兵入关定国的大事,如“用整改诏夺嫡”、“江南八大剑侠”、“二老盗宝匣”等等,正史为纲,野史为辅,说得名震海河。许多书客送帐子、卓围子,上边绣着:“高台教化”、“艺术超群”、“苦口婆心”、“谈古论今”等等赞语。
  固桐晟的评书是以杂学、民俗学著称书坛的。他生活阅历较深,又涉猎群书,他杂学满腹,典故盈箧,信手拈来,即兴说讲,口若悬河。他其貌不扬,面如古铜,头如寿星,二目微启,须眉苍然,辞辩锋出,一把折扇却很少动用,侃侃而谈。如清宫中的祭礼仪式,他都说得头头是道。
  我们在《泥打西太后》中还可读到光绪皇帝向西太后晨昏安省的礼仪,御膳菜粥汤饼的种类,以及太监宫娥端送使用的器皿,五王爷的蟒袍礼褂,以及西太后驾万寿寺乘坐的“金舆大轿”,引驾送驾时的御前仪仗,王府六部、三公九卿、大小臣工,千乘万骑,云奔潮涌,处处礼仪,时时恭敬。
  他讲起宫廷元旦大朝会,垂帘仪,亲政仪,元日宴,千秋宴,庆寿册封,四孟游幸,欢灯赏花,那穿的用德玉山宝带,大璧寸珠,天子皇冠龙袍,皇后凤冠霞帔,无一不说得凭依有据。他不但对宫廷朝臣礼仪讲得娴熟,而且对各民族的民风习俗也有深入地了解。每当四时八节,听众都要求他讲一段节令风俗。他说书时拉典很多,上至三皇五帝,七国争雄,下至汉魏六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正史、稗官,资料丰富,知识渊博。宫廷内外,四海奇珍,天文地理,都通晓一、二,也谙熟一些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之艺业,懂得下层社会的世态炎凉。
  书在人说,他的书外书,是最吸引听众的,可随意穿插,讲得五光十色,惊人耳目,所以形成了他自己说书的独特风格。他平日藏书也多,史书、经书,野史小说等不下几百部。
  固桐晟说书着重一个“评”字,他说:“说评书要替群众评论评书中的是非,言不再多,要画龙点睛。三分说七分评,说得是书,评的是理,说书的要讲理,正理歪理都能讲。”另外,他的“贯口”相当好,这在《泥打西太后》中的传膳和起驾几段,大段的“贯口”说得十分精彩。他还能说多种判词和奏折,这也是他的一绝。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固桐晟热爱新中国,热爱新社会,党和政府开展的各项政治活动她都积极参加。1952年,从天津到沈阳、抚顺、辽阳、营口、四平来到长春,为新曲艺的繁荣发展作了许多工作,他先后被选为长春市曲艺团团长,长春市人民代表,省、市先进文艺工作者,省曲协副主席,并出席了全国第三次文艺代表大会。
  1961年前后,长春市文化局派陈永茀同志记录整理《清宫秘史》这部书,共计记录了四十多万字。这部书也受到了我国大文学家郭沫若、老舍和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陶钝的关注,希望早日出版问世。
  1972年,固桐晟70岁,在“十年浩劫”中倍受摧残,8月5日在长春市西五马路二十七号家中逝世,一个评坛巨星,就这样陨落了。他留有一子六女。
  一部《清宫秘史》的书稿,也不知下落了,现在仅存《清宫秘史》片段《泥打西太后》,《西汉》片段《缇萦救父》,《列国》片段《西门豹治邺》,《儒林外史》片段《范进中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存有固桐晟的录音《泥打西太后》和《聊斋》片段《二班》。这是我们今天还能听到老先生当年说书的珍贵资料。
原标题:固桐晟生平事略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白云鹏的艺德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京韵大鼓前辈白云鹏先生的艺德,常为人们所乐道。旧社会艺人中...

  • 改编评书《三国》的始末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动机 在十年动乱前,我在河东地道外连续演说评书四十年,听众...

  • 天津评书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 1934年评书界七贤聚会天津 一条繁华熙攘的老街、一个高朋满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