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楼上楼下 >

评书巨匠袁阔成之女沈阳收徒 五大弟子为袁派评书首批门徒

时间:2018-07-03 09:29来源: 作者: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 11月6日上午,袁派评书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袁田在沈阳正式收徒,这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袁派评书首次公开收徒,也是今年沈阳作为区域文化中心第一次举行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活动。 袁派评书首次公开收徒 袁派评书,是由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11月6日上午,袁派评书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袁田在沈阳正式收徒,这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袁派评书首次公开收徒,也是今年沈阳作为区域文化中心第一次举行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活动。
  袁派评书首次公开收徒
  袁派评书,是由我国评书界一代宗师、评书泰斗袁阔成先生创立。袁派评书注重说表并重,静动互存,神形兼备,绘声状形,以形传神;表演细腻感人,语言生动幽默,人物形象鲜明,具有“漂、俏、快、脆”的特色,把评书推向了极致,使之真正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代表作品有《三国演义》《西楚霸王》《水泊梁山》《烈火金刚》等等。
  袁阔成先生生前没真正收过一个徒弟,在其身后,袁派评书的传承大业自然的落在了女儿袁田身上。袁田自幼随父学艺,参加工作以来多次在各级文艺汇演中获奖,其所录制的现代主旋律评书《明镜高悬》《中国爹娘》等曾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所录制的传统评书如《春秋》《战国》等,说功台词严谨、口齿清晰、朴实无华、夹叙夹议、有说有评,颇有其父之风。
  此次收徒活动袁田专门邀请了国内曲艺界的前辈、同行指导、见证,所授业的徒弟分别是:邱淑华、韩相波、张文泽、杜对对、盖贺鸣。
  其中杜对对还是南京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因为对评书的热爱,他在南京大学附近开了一家“对对书场”,讲述大学生活里的趣事,吸引了不少大学生观看。袁田为了提升杜对对的剧场表演能力,还专门介绍他到北京的书场和相声社表演。
  新时代的评书要学会融合
  袁田表示,评书这种传统艺术形式很多技巧口传心授,只能是通过入室弟子的传承来完成。
  经过数千年的传承,评书到了互联网时代该如何发展?又该如何面对?
  袁田说,袁派评书从出现时起,就是对传统评书的不断探索和创新,那么到了泛娱乐化的互联网时代,再一成不变地坐而论道,也容易被时代抛弃。
  “手机客户端、网络平台都是评书的推广媒体,让年轻人喜欢传统艺术,这是说书人必须掌握的平台。以前没有办法,大家只能听书看戏,只能坐到剧场里,现在有这么多种艺术形式,只有融入现代元素,才能让评书焕发青春,学会传统的技术只是演员的基础要求。”
  袁田告诉记者,她也关注过网上的有声小说,其中以热播有声小说《盗墓笔记》走红的周建龙,也进入了她的视线。
  “我听过很多他的作品,首先他选的作品都很好,用我们的话就是‘书保人’,他演播技巧的运动很娴熟,运用了很多评书技巧,包括一些人物关系的处理,比照本宣科地念小说要好很多,年轻受众很多。”
  收徒仪式结束后,袁田组织了一场公益性的高水平的曲艺专场演出,盛邀到了来自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地曲艺高手、大家,为参加此次活动的观众,奉献了一场高质量的曲艺专场演出。
  说书人过上有尊严生活并不难
  袁田感念于这些入室弟子的热情,毕竟大家都在用业余时间来学习评书,很不容易。尤其是现在的说书人,年轻、有热情、有文化,是说书人的生力军。
  在评书四大家中,单田芳是评书推广团队做得比较完善的一个,从录制到推广版权,基本上已经做到良性循环。
  有业内人士透露说,其实在手机客户端和车载电台覆盖很广的情况下,如果商业推广和版权保护工作做得好,说书人想要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并不难。
  听书已不再是中老年人的“专利”
  听到袁阔成先生的女儿袁田收徒弟的消息,那一刻对我而言,似乎把时间又推到了22年前。
  1994年,我上初二,老师把学习氛围搞得无比严肃,可我倒是一点不紧张,却天天盼着晚上8点半的来临。因为这个时候,央广会播出袁阔成先生的《三国演义》。早早以学习的名义把房间门关紧,把双卡录音机调到中波段,一只耳朵听着刘关张,另一只耳朵警惕地听着房门外的脚步声,像收听敌台一样。正是当时特别迷恋老先生的书,后来自己主动找到原版三国开始啃,再后来开始迷恋,最后走上了文字工作的不归路。
  那是一个评书至上的年代。虽然没有网络资源,但随便调到各个波段,都会有单田芳先生的嘶哑、袁阔成先生的清脆、刘兰芳先生的洪亮……而我身边的同龄朋友,或多或少都对评书存在着感情。很多人的文学启蒙都是从听评书故事开始,很多知识也都是在评书中将信将疑。甚至我一个朋友,现在已经到了车里随机播放各种书、晚上必须听着书声才能睡着的地步。
  22年后,传统评书似乎走到了一个拐点。随着袁阔成的去世,单田芳的年事已高,传统新书的录制越来越少。下一代的传承似乎也不那么给力,张少佐、孙一等人也不温不火,传统评书开始沉寂。只有清晨的晨练队伍,或者文体路三好街路口的修车大爷那儿,不时传出评书声……
  在昨天的收徒仪式上,还来了一位特殊的嘉宾——周建龙,以播讲有声小说《盗墓笔记》成名的新一代说书人。在动情处,作为袁先生超级粉丝的周建龙甚至失声痛哭。在我看来,他的眼泪不只为袁先生而流,似乎也包含了一点对这个行当前途的忧虑。不过,袁田随后所表达的意思,对目前评书发展画龙点睛。目前的有声小说“运用了很多评书技巧”,“比照本宣科地念小说要好很多,年轻受众很多”。实际上,比如《盗墓笔记》《黑道风云二十年》等风靡一时的有声小说,受众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并且运用各种多媒体收听,形成时尚。
  变则通,不变则死。传统评书到了拐点,却不必哀鸣,有声小说及时把握了时代的脉搏,将评书的精髓“说”和“书”完美传递,如果被称作“新评书”也无可厚非。只不过,被中老年人熟悉的传统评书会逐渐升华成为行业“图腾”,作为艺术品被后人观瞻,有声小说需要做的则是去糟取精,认真地继承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
原标题:评书巨匠袁阔成之女沈阳收徒 五大弟子为袁派评书首批门徒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