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事件 >

京城相声小剧场洗牌 作品才是硬道理

时间:2018-07-03 09:29来源: 作者:
2009年前后是北京相声小剧场最为活跃的时候,最多时约有五十多家,忙碌的演员经常会在这个剧场说完开场的活,又要赶到十几公里外的另一个剧场说压轴的活。但经过几年时间的淘洗,如今北京的相声小剧场只剩下二十多家。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安定路甲24号曾是80后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的旗舰店,高晓攀和搭档尤宪超的巨幅照片颇为引人注目。半个多月前,这里的大招牌换了主人,新开张的是创建刚两年的相声团体“乐活卉”。
  曾经一度非常火爆的相声小剧场现在渐渐趋于平静,新增小剧场越来越少,关门的却越来越多,用行内人的说法——已经进入“洗牌期”。
  有人爱不起,财力决定寿命
  2009年前后是北京相声小剧场最为活跃的时候,最多时约有五十多家,忙碌的演员经常会在这个剧场说完开场的活,又要赶到十几公里外的另一个剧场说压轴的活。但经过几年时间的淘洗,如今北京的相声小剧场只剩下二十多家,其中德云社、星夜相声会馆、鸣乐汇都同时有多个剧场演出。
  中国曲协小剧场艺术委员会秘书长、著名相声演员李伟健说,小剧场的活跃是因为前几年市场的利好,让相声演员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曲艺学校每年有七八十名毕业生,对他们来说当一个相声演员还是比较体面的职业,而且大部分人都会尽量留在京津地区。”因为相声小剧场门槛比较低,最少一千多元就能组织一场演出,因此很多人都开始成立自己的团体,有的团体甚至把剧场开到了地下室。
  门槛虽然不高,但要长期坚持也并非易事。很多剧场开得快,关得也快,有的剧场开了几个月就改了主人,能坚持一两年的就算不错了。李伟健说,当大家条件相仿时,相声小剧场的寿命长短就和财力直接挂钩,“一个剧场或是一个团体的成长,需要长时间的涵养,慢慢培养起自己的观众群体,但是许多靠演员自己经营的剧场,因为投入有限,往往等不到胜利的那一天,就在亏损中关门大吉了。”
  李伟健说,无论是在北京还是放眼全国,能赚钱的相声小剧场凤毛麟角,包括他自己的“笑动百华”相声剧场都不赚钱,“我们经营了六年多,仍然处于收支基本平衡的状态,能坚持这么久,在相声小剧场里已经算是长寿的了。”
  有人闯进来,剧场磨出好演员
  前两天,相声演员贾玲到乐活卉演出,在她眼里,乐活卉创始人张康有点傻,“做相声小剧场多累呀,你干吗把这个剧场接过来?”
  在这个事情上,张康确实有点傻。
  乐活卉成立于2012年,那时小剧场相声已经显现颓势,但他却毅然决然地蹚进了这浑水,“相声演员如果离开了舞台,就像芭蕾舞演员没有了腿,许多优秀相声演员都是从园子里走出来的。”2006年,怀揣着相声梦来到北京的张康,是在舞台上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他和搭档贾旭明的代表作《任我行》就是在一次又一次和观众的碰撞中逐渐完善起来的,所以,他深知舞台对于自己的重要性。2012年离开原来所在的相声团体后,张康和几个朋友都感受到没有舞台的痛苦,因此决定成立乐活卉,建立自己的剧场。从东宫影剧院到天乐园大戏楼,再到如今的安定路剧场,乐活卉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周9场的演出演得不亦乐乎,“在这里你和观众最接近,你能真切感受到他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你才能知道自己创作的方向。”
  体制外的张康要靠剧场挣钱吃饭,但在体制内成名已久的李伟健对于剧场也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他说,自己当初也是从剧场成长起来的,一年下来要在剧场演出三百多场,“后来,有了一定知名度后,离剧场越来越远,这种变化很快就反映在我的作品和表演中,作品质量明显就下降了。”李伟健说,当自己意识到剧场的重要性时,就开始酝酿筹办笑动百华相声剧场,让自己回归剧场。即使是上春晚的相声,他们也得先在剧场里多说几遍,了解观众的反应。
  有人在坚持,原创才是正道
  当许多相声剧场的门陆续关了的时候,在小剧场已经做了5年的鸣乐汇,却将于本月底在顺义再增加一个新场子,至此他们在北京已经拥有三块阵地,在上海和张家口也都有自己的地盘儿。
  鸣乐汇主要创始人李鸣宇并不介意和同行分享自己的经营门道——创作是其最大优势。鸣乐汇到目前已经积攒了一百多段原创作品、一百多段传统翻新作品,“当百分之九十的剧场都在说传统相声时,我们说自己原创的新相声,才从中脱颖而出。即便是翻新的传统相声,我们也只保留传统的架构,包袱都是全新的。”对此,李伟健也有同感,“原创新作品缺乏,的确是剧场经营的一大软肋。光听老节目,没有新段子,喜欢你的观众也会觉得腻了。”
  李伟健的笑动百华相声剧场,在北京的市场上尽管从来没有大火过,但也坚持了6年,也是少见的长寿剧场。这让张康非常迷惑,还曾当面请教他有什么秘诀。李伟健说,经营一个剧场需要的是细水长流,而不是一时的火爆效应。“笑动百华很少请大腕儿助阵,因为你不能保证场场都有大腕儿,还是要慢慢培养自己的演员,让观众慢慢熟悉他们、认可他们,剧场才能长期坚持。”
  深谙相声界“门道”的李伟健认为,一个稳定的结构也是相声团体能够长期存在的决定性因素。“在相声江湖里,平辈人的相处总是很难,许多剧场最后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而决裂。如果有师徒或是师兄弟这种纽带,问题就会简单一些。”他表示,今后会将笑动百华打造成一个“家族剧场”,所有演员都跟他师出同门,“我师爷是王世臣,师父是刘洪沂,参加演出的会是我的师兄弟,或是我的徒弟,我们在自己的剧场传承我们这一门的相声。”
原标题:相声小剧场开的少关的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