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轶闻掌故 >

相声原本“世俗”,何奈背负“崇高”

时间:2018-07-03 09:41来源: 作者: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一提起传统相声,很多人都会想到侯宝林大师醉鬼躺在马路上,顺着手电筒的光柱爬的精彩片段;马三立大师一边逗你玩,一边庸医开药方萝卜就热茶的精彩场景。如今电视里演员们鞠躬作揖、又蹦又跳,可观众就是难以发笑,很多熟悉的面孔不

  【长城曲艺网编辑整理】一提起传统相声,很多人都会想到侯宝林大师"醉鬼躺在马路上,顺着手电筒的光柱爬"的精彩片段;马三立大师一边逗你玩,一边庸医开药方"萝卜就热茶"的精彩场景。如今电视里演员们鞠躬作揖、又蹦又跳,可观众就是难以发笑,很多熟悉的面孔不再说相声,而是改行演小品拍电影。很多观众说:"现今的相声是一杯水,淡而无味。"
  近日,新华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相声开始悄无声息地回到京津地区的茶馆、小剧场,台下观众围绕在茶座前,手捧一杯清茶,嗑着瓜子。台上侯宝林、马三立等相声大师的弟子们说学逗唱。窗外凛凛寒风,室内热闹非凡。
  相声作为一门群众艺术,从人们习惯的电视镜头前又开始回到起点。多年没有机会登台演出的老演员,开始了马不停蹄的演出;一些几十年的老段子,重新发掘出来。一些相声艺术家感叹地说:"在这里演出不单是为了挣钱,更主要的是将这些传统的相声段子说给观众,让观众了解相声的魅力和内涵。"
  回归茶馆小剧场:传统相声重觅知音
  名流茶馆在天津相声界大名鼎鼎,每天这里都有2个半小时的相声专场,是众多相声演员活跃的舞台。一个晚上记者来到这里,发现整个茶馆已是人头攒动,演员们在一个小型的方台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观众们坐在方桌前嗑着瓜子、吃着水果,品尝热气腾腾的清茶,目不转睛地看着,时而被"包袱"逗的哈哈大笑,时而为演员的精彩表演鼓掌叫好。
  于女士(名流茶馆茶馆经理)说,这里有100多个座位,门票10元,2个人要一盘瓜子一盘萝卜,一共花30元就能近距离听上一整场相声,人们不仅可以提前预约座位,现场还能点相声。
  中国大戏院位于天津最繁华的劝业场附近,每晚的相声小剧场同样只收10元门票。石磊(中国大戏院经理)说,小剧场每天有评戏、大鼓等多个表演专场,但相声专场是最受欢迎的,每次都座无虚席。
  天津市哈哈笑艺术团是活跃在天津茶馆剧场里的主要民营表演团体之一,宋勇(天津市哈哈笑艺术团团长)说,艺术团1987年成立时还演出相声,随后就断了很长时间,直到1999年才重新组织演员,开始演相声专场。为了吸引观众,艺术团几年里整理出100多个传统段子,又创作了20多个新段子,还在相声网站上公布演出单。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茶馆听相声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这个团平均每年要演出300多场,最繁忙的时候一个月要安排近40场演出,还经常接到邀请下乡或远赴外省市演出。
  跟着相声回归茶馆的,还有一大批兴致高昂的观众。记者采访发现,如今的相声听众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再是中老年人的专利,据哈哈笑艺术团粗略统计,如今87%的观众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其中还有不少大学生。据了解,每逢周末或放假,很多北京高校的大学生都坐火车来到名流茶馆,在这里听上一两晚上相声。
  在天津市河东区一家企业工作的小雷带着女朋友逛街时,无意中发现了相声专场的广告,第一次踏进小剧场的他对这里非常新鲜,他告诉记者,看电视表演与听小剧场相声的感觉迥然不同,就象喝可乐与品茶一样,电视给人感官刺激很强,但过于花哨,无法体会到相声内在的韵味;而小剧场的表演直观生动,讲究与观众互动,让人回味无穷。
  回归背后:当代相声面临电视包装与命题空泛两大硬伤
  与茶馆的传统相声相比,电视相声近年来似乎越来越花哨,受到二人转、小品等舞台艺术的影响,相声也开始讲究起灯光舞美和立体包装了。不少演员有感触的说,电视是一把"双刃剑",给"笑星"带来名声和方便时,也害了相声。
  师胜杰(著名相声演员)接受采访时坦言,相声是一门特殊的喜剧艺术形式,不需要过多的音乐、服装等道具辅助,完全靠演员的语言功力和表演技巧。说一段传统相声就像爬山,从山根-山腰-山尖,需要有足够的垫话和铺陈,而电视相声受严格的时间和内容限制,企图省略铺垫、片面追求信息量,一段相声表演最多十分钟,演员需要把段子高度浓缩,可三句抖个包袱难度太大。
  师胜杰说,现在媒体还上出现了小品相声、Flash相声等新形式,一些演员在舞台上弹吉他打鼓、脱衣服走模特步,利用各种因素调动观众情绪可以理解。但相声是剧场艺术,不能游离相对固定的特点和表演形式,否则改来改去把自己改没了,相声演员就成了一群搞滑稽戏的人。相声回到茶馆小剧场里,对这门艺术是个福音,可以给演员提供自由成长的平台,发挥语言艺术的魅力。
  记者了解到,目前社会上对于相声退步、创作枯竭的质疑声不断,人们在剧场很少能看到相声表演,电视上又看不到真正的相声,"应景"段子把电视现场搞的很热闹,可苍白浅薄的内容让屏幕前的人们找不到拍手大笑的理由。
  对此,李建华(相声演员)表示,相声来源于人们茶余饭后的聊天对话,老艺术家都是从生活中寻找喜闻乐见的事情,把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加以提炼升华。歌颂先 进事迹可以用新闻、演讲,根本用不着相声对观众进行教育,但这些年来相声背负了过多的社会责任,创作人员一直在写"命题作文",如在一些宣传税法、计划生 育等行业的命题型晚会上,演员们说的是电视台专门"订做"的相声,演一场就不能再用。仓促上阵无法取得好的现场效果,艺术质量无法保证,长期下来观众肯定 不买帐。
  李建华说,如果单纯比较内容,时下网上、手机流行的各种段子短信猛料更多,比听相声更"解渴"。其实创作一段经典相声非常困难,一位成名演员一辈子可能只有那么几个段子人们能记的住。人们要降低对相声的期望,把它看成悠闲时的生活调侃,开心一笑才是最重要的。
  采访中,师胜杰等几位相声演员不约而同地表示,与观众面对面交流是相声演员最为看重的,相声回归茶馆有利于找到艺术的本源,"只闻其声,不见其相"对表演没有好处。在他们心目中,1000人左右的小型剧场是最佳的表演舞台,演员不受约束,观众的情绪也很容易把握。
  突破瓶颈:传统相声在回归中寻找出路
  经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后,相声题材范围似乎变得越来越狭窄,究竟如何突破瓶颈?
  薛宝琨(中国曲艺家协会顾问、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认为,当务之急是破除相声创作的思想禁锢。文化的涵义十分宽泛,但长期以来社会上一直把文化单纯理解为 政治,把相声从文化中剥离,把讽刺看成微言大义,这不符合民间艺术的发 展规律。如马派相声的经典段子都是对现实生活各种无奈的反映,是物态环境在意识中的抗争,其实相声的最高层次是用语言真实的反映生活,与观众坦诚相见,当 今相声创作枯萎的最重要原因就是演员们不善于讽刺,更不敢于讽刺。相声艺术急需化讽刺为自嘲,化物态为心态,通过改革进行相声文化的自省,摆脱肤浅与浮 躁,扩大相声创作的思想根源。
  薛宝琨教授说,上世纪一二十年代,相声演员们活跃在小茶馆、相声摊子上,节目不固定,演员随机应变,完全是一种对话聊天的形式。此后,相声开始进入曲艺场 所,"垫话"逐渐稳定,旁敲侧击和市民粗口的东西少了,艺术表现更加正规,文学性和表演性得到提高,形成了所谓的"文明相声",这一时期也涌现出一批经典 的传统段子和风格演员。随着广播、电视和大剧场进入生活,相声登上大雅之堂,传媒方式发生重大改变,观众们的欣赏水平提高,演员看不到观众,为获得娱乐 性,只能更注重戏剧化和小品化,原来的听觉艺术成了视觉艺术,相声出现了朗诵式、江湖脸的表演方式,但说相声也成了演相声、唱相声,甚至是闹相声,喜剧的 笑是有文化、思想内涵的笑,当前很多相声"大腕"无法驾驭相声,失去了语言艺术的魅力。
  专家认为,相声是一门语言的艺术,来源于民间的聊天,所谓的"说学逗唱"是所有民间艺术的特点,相声的核心生命力在于市民意识,表现对现实生活的关心和评 价。干预生活、抒发情感和刻画人物是相声艺术的三大要素,最突出的是其夹叙夹议、杂讽杂嘲的小剧场风格。当今的相声表现形式应放宽眼界,如借鉴西方的脱口 秀节目,真实表达自己的想法,反映身边的点滴生活。
  于女士说,"茶馆文化"属于通俗艺术,并不高雅,但说的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东西。当今社会人们工作和生活压力很大,茶馆可以提供一个地方,让人们充分放松 心情,不受约束的开怀大笑。相比之下,大剧场演出的相声内容受到多方面限制,而且票价太高,设施简陋,人们不易接受。
  对此,薛宝琨教授用了古人的"逆者,反之动"来评价相声回归小剧场,认为这不仅是形式上的回归,更是相声精神的复归,是新世纪相声寻求新发展的有益探索。(完)
  (网友小郝转贴自新华网,2005/03/14,本帖论坛地址:,欢迎大家前往论坛继续发表高论。)
原标题:相声原本“世俗”,何奈背负“崇高”
精心遴选,每日推送,欢迎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长城曲艺网”,更多精彩,不见不散。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