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民间曲艺第一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城曲评 >

高等院校应设立中国曲艺学学科

时间:2018-07-03 09:33来源: 作者:
传统的口传心授难以培养复合型现代专业曲艺人才,难以满足当前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需要,文艺界、教育界、曲艺界专家呼吁——

        【长城曲艺网编辑报道】传统的口传心授难以培养复合型现代专业曲艺人才,难以满足当前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需要,文艺界、教育界、曲艺界专家呼吁——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依然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在全国政协会议开幕前夕,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离世,这给曲艺艺术的传承发展再一次敲响警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曲协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呼吁,千万别让艺术家走了艺术也走了,并向大会提交了突破曲艺传承困境应在高等院校设立中国曲艺学学科的提案。这一话题连日来引起了曲艺界的共鸣和热议。

  口传心授的历史局限性以及学科建设的滞后阻碍了曲艺的传承发展

  “千百年来,中国曲艺一直都是以师父带徒弟、口传心授的方式延续着血脉。”姜昆认为,这种曲艺口传心授、师父带徒弟的传统教育模式,已无可避免地暴露出历史局限性,难以培养大批具有较高政治素养、文化修养、艺术素质的复合型现代专业人才,客观形成的师徒之别、门户之见阻碍了各曲种之间切磋借鉴,注重技艺表演居多,培养创作思考者少,培养具有理论学术思考能力的人才更少,已经明显不符合艺术发展的需要,应该加强建设曲艺学科,让专家和从业人员走进课堂,才能培养更多曲艺人才,推动曲艺文化传承。中国曲协副主席、著名曲艺作家崔凯也表示,当前已经出现了曲艺原创力不足、创新能力不强、优秀作品难产的现象,曲艺生态链极其脆弱。特别是面对文化多元化、艺术多样化、传播现代化的大趋势,曲艺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许多曲种都显现出衰退、老化现象,而其中的主要缘由是专业教育和学科建设滞后阻碍了曲艺科学发展。面对其他文学艺术门类不但有大批的本科毕业生源源不断地充实到行业之中,还培养出许多本专业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发挥领军作用的新常态,我们曲艺人情何以堪?”

  对此,中央文史馆馆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也表示,近几年来,伴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历史进程,无论是剧场茶室的曲艺演出,还是与电视结缘产生的花样繁多的电视曲艺,无论是“赵本山现象”,还是“郭德纲现象”,都亟须做出科学辩证的学理分析,是其所是,非其所非,扬其所长,弃其所短,以促进中国曲艺创作与鉴赏的健康持续繁荣。“须知,任何一门艺术,包括曲艺在内,理性思维上的失之毫厘,必将导致创作实践和鉴赏习俗的谬以千里。此种教训,殷鉴不远。”

  缺少曲艺学学科的艺术学学科建设是残缺的和失职的

  事实上,曲艺的学科建设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在曲艺人心中生根。中国曲协理论委员会主任常祥霖介绍,建立曲艺学,使曲艺进入国家学科建设的序列,是曲艺人上个世纪80年代发出的呼唤,由河南任骋首先在《曲艺艺术论丛》提出了《关于“曲艺学”的思考》。而且,早在1980年,侯宝林就被北京大学聘为兼职教授,然而,“直到今天,曲艺与高等教育却仍然是若即若离,没能成为高校的一个学科”。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协名誉主席、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以传统评书的传承为例,认为虽然传统评书的传承方式以口传心授为主,但这种培养方式有一个问题,就是培养出来的人才数量很有限。“如果能把评书传承纳入到人才培养规模更大的学校教育中,就会从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文化评论人、专栏作家韩浩月认为,开设专业的曲艺学科,有利于继承各类曲艺的精髓,不至于丢掉其魅力核心,有利于集合优秀的师资,对有曲艺特长或爱好的学生进行集中教育,有利于整合曲艺演出行业资源,为学生寻找理想的立足之地。

  “重新认识和摆正曲艺学在艺术学中的独特地位和价值,从而认清曲艺在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和创新当代文化中的重要作用,是艺术学学科建设的题中之意和时代担当。”仲呈祥说,古往今来,无数优秀的曲艺作品,传扬着“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价值理念和道德规范,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营造出化人养心的文化氛围。今天我们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真正融入社会生活,让人们在实践中感知真善美、感悟真善美。而植根于民间的曲艺,是一条必不可少的渠道。因此,艺术学学科建设理应涵盖曲艺学的理论建构,方才更趋完整也更为坚实;反之,缺少了这根重要支柱的艺术学学科建设,乃是残缺的和失职的。

  曲艺学学科建设的各项准备已经到了一个比较高级的阶段

  建立曲艺学是一个庞杂的系统工程,仲呈祥认为,为了真正落实和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的重要指示,我们理应刻不容缓地把“中国曲艺学”学科建设的神圣学术使命和任务早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南京大学教授康尔介绍了自身教学经验,他在他的“艺术精品赏析”“艺术创造思维”等课程中有机融入了“曲艺赏析”“曲艺史论”和“曲艺创作论”等内容,对于提升大学生艺术素养,增强民族认同感、自豪感,促进非遗传承,都产生了很好的教学效果,受到了教育界、文化界专家的一致好评。他还介绍,近年来,观摩曲艺、学演曲艺、创作曲艺新作并经常举办汇演、展演与竞赛,成为高校中新增的、活跃的文化板块。高校学生自发组织的曲艺社团,也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中国曲艺理应走进全国高校的课堂,并使之发挥在高等教育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今天,几代曲艺人为曲艺走向科学的学科建设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曲艺事业的突飞猛进也带动并促进了曲艺理论研究的进程,无论研究机构、社会团体、研究队伍、研究成果均已取得骄人的成绩。”常祥霖介绍,中国曲协也高度重视理论评论工作,使得曲艺理论评论进入有组织的激励行列,让有能力有水平的曲艺理论评论工作者得到鼓励和支持。由中国曲协牵头酝酿中的曲艺高等教育教材编写工作,就是涌现学科带头人的一个机会。此外,还有不少高等院校引进设置了曲艺专业,在办学中且行且摸索,且办且宣传;也有一些本来从事民俗学、社会学的专业人士,被曲艺中浓烈的民俗文化吸引,著书立说。当前,曲艺学的理论准备已经到了一个比较高级的阶段。今年3月初,中国曲协研究部对来自17个省区市的120名一线曲艺演员和工作者做了一项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96%的人认为当前亟须设立中国曲艺学,这对促进曲艺事业长久良性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其中,64%的人认为曲艺学的设立将有利于培养大批高素质复合型曲艺人才,57%的人认为这有利于弥补传统师承方式的不足,54%的人认为曲艺学的设立有利于完善艺术学学科门类建设。而且,84%的人表示在时间精力允许的情况下,仍会选择进修曲艺学本科学历或研究生学历。

  建立中国曲艺学学科刻不容缓、正当其时,这是文化界、教育界、曲艺界共同的心愿,是三代曲艺人特别是老一代知名曲艺家梦寐以求的夙愿,更是新生代曲艺工作者必须担当的历史使命。
原标题:高等院校应设立中国曲艺学学科

------分隔线----------------------------